z3omi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536 打秋風相伴-bet2c

Home / 懸疑小說 / z3omi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536 打秋風相伴-bet2c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慌忙跑出韦城主的卧室,这才得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呼!好险啊!”我心里暗暗自嘲道,“当初死皮赖脸地追到这只母老虎,还以为自己赚到了。看来,从今往后齐人之福这等好事是绝对轮不到我头上的了!”
刚走到城主府的院子里,一名传令兵就跑过来向我报告:“港主!鬼帅也率军到达城主府外了!”
“哦,这么快?”
异界之傲神九决 九大仙
进城时,七郎负责攻占城楼以及消灭城内依然成建制进行抵抗的巨瀑城军队,可不像我直接绕到后方从港口区进来那么轻松。既然他这时也来到城主府与我会合,说明城内的局势已然明朗。
七郎迈着大步子走进了城主府,一看到我就露出了笑容。他打趣道:“我在外面忙了一通,你却在这城主府里好安逸啊!”
我却苦笑:“别说了,这里面的值钱宝贝还没看见一样,就差点背了锅!”
“背锅?替谁背锅?”
“替韦城主呀!”我随即摆了摆手,道:“你先别打听这个了,赶紧告诉我外面的情况现在怎样了?”
七郎道:“邬芳的第一军已经占领了整座城楼,连同城下的军营和军械库也都拿下了,城内残留的顽固抵抗力量已经完全被消灭。另外一边,陆之道的第二军则攻克了地牢和奴栏,释放了所有被困的鬼奴。”
“被释放的鬼奴陆之道如何处理了?可不能放任它们在城里乱跑啊!”我不无担心地问道。
七郎笑道:“你放心,这些鬼奴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并没有让它们到处乱跑,而是聚拢在一起等待下一步的安排。”
“那就好!”
“除了这些,我还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严令手下恪守军纪,不得滋扰城内百姓。同时派出一支纠察队由陆怜负责,就在城内四处巡视,一旦发现有违抗军令者,斩立决!”
我很满意七郎的这种态度,他果然守信用。虽然我之前对于打下巨瀑城后如何稳定局势颇感忧虑,但现在一看,结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里,冥港联军占领巨瀑城后最主要的工作还是释放被关押在各处地牢中的鬼奴,同时收编俘虏,收缴战利品,全面接管巨瀑城原有的资产和权力机构。
不过,另外还有一件重中之重的事情就是如何安抚城中百姓。攻城易,攻心难,如何消除城内百姓的疑虑,恢复正常秩序才是最难的。
为此,我特意发布了通告告诉全城的百姓:不论人鬼,今后一律平等,但也决不允许寻仇报怨,以往之事概不追究。愿意留下来的阴修、鬼修依然可以保留自己原有的产业,继续自己在巨瀑城的营生。
这样一来,强大的军事实力加上怀柔的政策,就好比胡萝卜加大棒缺一不可。巨瀑城百姓对于冥港联军的态度便从一开始的反感、抵触,慢慢转化为了接受、默认乃至支持。破城五天之后,巨瀑城内已经开始有零星的店铺和商行重新开了张,恢复正常营业。
这次冥港出征,喊出的口号就是“废除奴制,解放鬼奴”。因此,进城之后,城内所有的鬼奴都获得了自由身。经过统计,它们的总数达到了三万八千多名,占到了巨瀑城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这些被释放了的“自由鬼”,我全部交由讥讽鬼和秦嘉去做具体安置。其中一部分就整编为两支新军,继续充实冥港的军事实力;一部分转职为水手,建立新的巨瀑城船队;最后一部分则分别安置到城内各行各业缺劳动力的地方去,自食其力。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占领巨瀑城后的第一天晚上,冥港联军就召开了庆功宴,地点自然就设在了城主府中。除了冥港联军的有功将领外,这场宴席还特意邀请了巨瀑城内几位有名望的阴修来参加,以示安抚,这其中就有薛达。
得益于与我的关系,薛达也早就另起炉灶,开了属于自己的一家商行,专做与冥港之间的生意。有了他的劝说,城内没能来得及逃走的阴修富商们才慢慢放下了戒心,同时也不得不接受了冥港联军占领巨瀑城的事实。
“来!大家一同举杯,祝巨瀑城永享太平,也祝各位今后生意兴隆呀!”我很热情地招呼那些富商。
这些人能够富甲一方,自然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家伙。见我如此客气,他们脸上也都堆起了谄笑,举杯回应道:“多谢翟港主的美意!但有需要效劳的地方,我等定当全力支持!”
“干!”
“干!”
刚刚把酒杯放下,七郎就笑眯眯地发话了:“各位大老板,既然你们这般客气,我鬼帅也就只好厚着脸皮来找你们打秋风了!”
那帮富商听了皆是一愣,想不到随口的一句客套话就被七郎给抓住了,竟真的公然讨要起好处来。
但已经说出去的大话可不能反悔,尤其是他们的小命还被别人握在手里面。于是就有人畏畏缩缩地问道:“不知鬼帅想要什么?”
七郎好整以暇,微笑道:“我还能跟你们要什么,自然就是钱啦!现今巨瀑城改天换地了,时势不同了,需要建立两支新军来承担城防的职责,又要造新船,成立新船队,还要修缮破损的城楼、军营等等,哪儿都需要钱呀!”
好家伙!这是明摆着要搞摊派啊!
冥港联军虽然攻占了巨瀑城,但也消耗了大量军费。韦城主等高官在逃跑时又卷走了大部分的财产,库房里几乎一个阴元都不剩,只留下那些来不及搬走的各类物资。所以,新巨瀑城的重建计划就需要另外找钱,而且是一笔巨资。
之前我和讥讽鬼、秦嘉等就为这笔钱而烦恼过。若是让冥港来掏这笔钱,我们岂不是打了胜仗还要倒贴钱进去,而且以冥港的财政状况也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若是通过加征税收来补空嘛,又担心刚刚平稳下来的局势又起变化,招来城中百姓的抱怨和不满,对以后的统治不利。
因此,商量来商量去,我们最后只好决定,要将库房以及城主府中尚存的贵重物品和土地、房产进行公开拍卖,所得的钱款再用于重建。不曾想,七郎的解决方案更加简单粗暴,打算劫富济贫,直接伸手索要。
“需……需要多少钱?”那帮富商个个愁眉苦脸的,就好比是要了他们的命似的。
“初步估计,至少需要四十万个阴元!”
“四十万?”
富商们顿时都被吓了一跳,禁不住叫起苦来。
“这也实在太多了吧?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呀!”
“现在我们手底下连鬼奴也没有了,要是重新招它们回来干活儿就需要付工钱,我们也正愁着钱不够用呢!”
“就算是韦城主也不会这么狮子大开口,鬼帅你也得给我们留一条活路呀!”
“翟港主,你也帮我们求求情,多少减一点吧!”
我刚要开口,七郎就立马板起脸来,怒道:“感情你们刚才都是在忽悠翟港主呢!说什么全力支持?我才提这么一点要求就哇哇叫!”
他恶狠狠地指着那群富商威胁道:“现在我是给你们表现的机会,你们若是想当铁公鸡一毛不拔,我干脆就抄了你们的家,你们家里藏的所有的钱都是我的!”
富商们齐齐倒抽一口冷气,脸色煞白。这种抄家的事情,以传言中鬼帅的作风可是绝对做得出来的呀!
但是,这些富商固然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可一旦他们都破产了,巨瀑城原有的商业秩序也就只能推倒重来。要知道,做生意除了资本外,人脉、渠道、声望和成熟的供销网络同样也很重要,所以从稳定的角度来说,这帮人还是得留下来。
于是,我这时候便出来打圆场,做老好人了。我道:“其实鬼帅的意思,这钱是以巨瀑城城主府的名义向你们借的,将来等渡过了财政危机,一定会还给你们!”
“当真?”那些富商见我口风一转,便纷纷来向我确认。“要”变成了“借”,一字之差意思可就不一样了。
我笑着问七郎:“鬼帅说呢?”
七郎依旧板着脸,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但既然他没有反驳我,便就是默认了。
全中国最穷的小伙子发财日记 重庆老康
其实从一开始,我还猜不透七郎的打算,以为他真的要“打秋风”,刮一刮这些富商的油水。不过当他喊出“四十万”这个数字之后,我就算定他是在虚张声势,目的还是想逼迫这帮家伙乖乖地掏钱出来。
按照讥讽鬼和秦嘉的计算,扩充新军、组建船队和修复城防只需要大约二十万到二十五万个阴元即可。从缴获的巨瀑城库房账目来看,这些钱大约也就相当于两年的财政收入。再除去日常开支,顶多三年就可以凑齐。
也就是说,巨瀑城目前缺的只是现金流,只要尽快恢复正常的商贸往来,靠税收就能把这笔借款补回来。七郎一开口就要四十万,明显打的“借”的主意。当然,至于到时候还不还?还多少?啥时候还?完全就看我们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