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hs6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三國之棄子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十九章 把別人的變成自己的相伴-jr4s0

Home / 歷史小說 / qahs6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三國之棄子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十九章 把別人的變成自己的相伴-jr4s0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李贵接到刘玉的旨意,立马走了出去,来到了郝仁的所在。
郝仁被带到了刘军营地之后,就被一大堆人给看管了起来。出现一个陌生人,刘军士兵当然需要严加防范。而郝仁却是没有任何的危机感,反倒是大松一口气。之前一路上最大的危险就是被刘军误会或者被东吴发现,现在终于到了刘军这里,而且还被重视起来,郝仁也清楚自己是安全了。
现在郝仁只要好好地等待就可以了。
在郝仁耐心等待的时候,李贵大摇大摆地就出现了。
“大人!”看守的士兵给李贵行礼。
李贵摆足了姿态,轻轻点头,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说道:“那厮在里面么?本官奉陛下的旨意前来!”
“大人请!那厮身上并无利器。”士兵立刻给李贵让开了道路,让李贵进去。
郝仁也是听到声响,知道有大官过来了,于是马上站了起来等候。
李贵摇晃着脚步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郝仁。这一看之下,李贵就对郝仁没有什么好感,心想:此人满脸横肉、三角眼、朝天嘴,不像是一个好人啊。
偏偏名字叫做郝仁,李贵都要夸赞一下郝仁家中长辈会取名字了。
李贵一走进来,郝仁急忙行礼,很是恭敬地说道:“草民郝仁,参见大人。”
“嗯!”李贵轻轻点了一下头,没有什么表示,直接走到了营帐内的主位上坐了下去。
郝仁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和李贵对视。世家之人都受过礼仪的教育,郝仁对于官场上一些规矩是懂的,没有叫你抬起头,千万不要抬头,因为你是民,人家是官。
李贵上下打量了一下郝仁,心里想着刚才曹操说的证明郝仁是清白的才行。
审问人这种事情,李贵最为在行了。
李贵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叫做郝仁。你家家主郝俊派你来的?”
“大人英明!”郝仁笑呵呵地说道。“不知大人是?”
郝仁想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不会是一些小虾米吧。
李贵一拍手,说道:“来人,将这厮拉出去砍了!”
在一瞬间,营帐外走出两个士兵,马上就将郝仁给抓了起来,准备拖出去。
“大人!饶命啊!”郝仁可被吓傻了,怎么会是这样啊,还没说几句就要把他给砍了,他实在是搞不懂啊。难道是询问他的官职而导致的?那就真的太冤枉了。
名医
李贵没有回应郝仁,眼睛都盯着自己的手指,仿佛手指有什么宝贵物品似的。
郝仁心慌了,对方这个模样,那是百分百要自己去死啊。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了。
“大人!饶命啊!”郝仁不停地挣扎,高声喊道:“草民奉我家家主之命前来为陛下效力。其心日月可鉴,为何要斩杀草民啊!大人,草民不甘啊!若是草民言语有什么不敬,大人有大量,请饶了草民吧。”
“等一下。”李贵看到郝仁这么激动,立刻制止了士兵的行为,他也不是真的要郝仁去死才行。“汝用什么保证汝不是奸细呢?”
两个士兵没有继续拉扯郝仁,并且放松了对郝仁的抓拿,使得郝仁稍微一挣扎就脱开了束缚。
重获自由的郝仁马上向李贵靠近过去,他要想李贵解释一下。
两个士兵立马拔出腰间佩剑,快速推进,横在了郝仁的脖子上,若是郝仁继续前进,定然血溅五步。
郝仁也被这个场面给吓到了,不敢乱动。
“大人!草民家中长辈的书信就是最好的证明啊。”郝仁对李贵说道。
除了这个,他还真的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哼!汝还敢提那份什么书信!汝家家主郝俊是抽了哪根筋?居然在给陛下的书信中大提家中的背景,连孝武皇帝时期的先祖都拿出来说事。你们郝家好大的排场啊。拿孝武皇帝来压当今陛下,是不是说陛下不接受你们就是对孝武皇帝不孝啊。”
郝仁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原来是郝家家主给当今陛下的那份书信出了问题。郝仁真的想给自己的家主几巴掌。人都活到好几十岁了,按照道理说是什么场面都见过了,在写效忠信的时候肯定要琢磨一下当今陛下的性格。你说表忠心就表忠心吧,把以前的那些破事拿出说事干嘛?这不是想害了郝仁么?
郝仁现在都怀疑家主是故意的。因为在郝家之中,郝仁和家主的长子不是很对付,双方有矛盾。郝仁怀疑郝俊是借刀杀人,帮自己的儿子解决了一个对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而郝仁这么想完全是自己的猜测,也是错误的。郝俊身为家主就算是再爱惜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拿整个郝家的生死存亡来开玩笑的。
“大人明鉴!郝俊那个老不死的,绝对是老糊涂了。他在书信上的写的东西和草民无关。草民可以保证郝家绝对是忠于朝廷的。郝家已经准备好了五百石粮食来献给王师,以表寸心。”郝仁知道自己不能在书信上的事情说太多,先把自己家族的诚意拿出来。至于郝俊的事情,郝仁认为是要押后,等完成了这事之后再算账。
“五百石?好大的手笔哦!”李贵拉长了声音说道。
郝仁一看李贵的语气,心中就紧张了起来。五百石粮食放在普通人眼前,那就是一大笔财富,更别提现在是兵荒马乱的时候,粮食贵重无比。
但在一个朝廷看来,五百石粮食可能就是一个官员一年的俸禄而已。朝廷五百石以上的官员有多少个呢?如同过江之鲫啊。
李贵淡淡地对郝仁说道:“汝郝家的诚意。本官算是明白了。汝立刻将这五百石粮食运来。速去,莫要浪费时间。”
五百石的粮食,李贵是看不上的,加上刘玉让其好好地鞭打一下郝仁,所以李贵一脸的官僚样。
完了!郝仁心中一沉。朝廷这边对郝家的诚意不怎么上心,只让郝家将五百石粮食运来,之后估计就没郝家什么事情了。这可不是郝家所希望的。郝家的财力实在有限,拿出五百石粮食已经算是非常努力了。现在为了表忠心才拿出五百石,可朝廷又让他们运过来,其他的没说。郝家总不能出了粮草而捞不到好处吧。这种买卖不划算啊。
“大人,草民马上就去安排。草民也愿意为朝廷做其他事情。”李贵不提,郝俊就自己先提出来。
“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李贵还是很敷衍的。
郝仁知道自己不能在藏着掖着了,于是开口说道:“草民认为我郝家倾尽所有拿出来的五百石粮食乃是杯水车薪,不足以让陛下龙颜大悦。故而草民希望朝廷给予草民一点时间,草民再努力一下,为朝廷筹集两千五百石的粮草。”
好家伙!郝仁这是把程家和张家两个家族准备向刘玉聊表孝心的粮草都算在自己的头上了。这也是看得出郝仁是多么的高明了。把别人的东西当成自己的努力,只要先入为主,就算最后张家和程家都说自己为刘玉做出贡献,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朝廷肯定会认为是郝俊的功劳。这样的话,郝仁就要飞黄腾达了。
如果没有这么巨大的诱惑放在郝仁的面前,郝仁脑子抽了才会来冒险。
“两千五百石?”李贵听到这个数字就有点震惊了,这可是很巨大的数字啊。“郝仁,东西可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汝郝家真的有两千五百石的粮草可以准备?”
郝仁严肃地说道:“大人,郝家自然是拿不出这么多的粮草。不过草民在新都郡之中算是颇有人缘,由草民出面,游说各方为朝廷出面,准备两千石粮食是没有问题的。”
郝仁多聪明啊,他给李贵纠正了一下,不是郝家而是他郝仁一个人的能力。郝家发达了,郝仁顶多就是占了一下边,比之前好一点点而已,其余大部分的利益都被家主一脉给占尽了。郝仁就不愿意这样了。凭什么自己拿命来换的,为何要分给别人。
李贵看郝仁的神色不是假的,一副非常有自信的样子,也让见过无数人的李贵为之惊讶,心想:这人看起来平平无奇,难道有着他人看不出的巨大才能?要是真的如此,那真的是朝廷的福音啊。
李贵细细打量起郝仁,他真的看不出郝仁有什么才能啊。
“汝在此稍等一会。本官去去就来!不可外出!”李贵不管郝仁,直接走出了营帐。
报恩匪狼
冷宮 太子 妃
五百石的粮食,李贵是不放在眼里。可要是两千五百石粮草,李贵就心动了。李贵相信刘玉也会是心动的,所以李贵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刘玉。
郝仁欢喜了,李贵这绝对是往上面去通报自己给出的两千五百石粮食,看来自己要稳了,朝廷已经重视这一条了。
郝仁处心积虑地做出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前程么?虽然张家给出一千石粮食,程家八百石粮食,加上郝家的五百石粮食,距离郝仁的说出的数字还差了两百石。郝仁觉得自己再让张家和程家多出一点,自己也出一点,不就是有了么?还有,新都郡那么多的小世家,只要自己操作得当,两百石的粮食还不用郝仁操心呢。所以郝仁这样的操作是有着巨大的操作空间。
郝仁安心地在营帐内等着李贵,他相信不用多久自己就会收到好消息的。
李贵大步走进了刘玉和军中文武所在的大帐。
刘玉见李贵那么快就回来了,于是问道:“如何了?”
其他人都饶有兴趣地看向了李贵,都想听听那个叫郝仁是什么货色。
李贵很是献媚地说道:“陛下,经过一番的敲打,那个郝仁为了自己能够在陛下面前露脸,拍着胸膛保证自己可以为陛下筹备两千五百石的粮草。”
“两千五百石!”不单单是刘玉的眼前一亮,其他人都是惊呼了起来。
曹操对刘玉说道:“陛下,看来此人不凡啊!值得一见!”
刘玉也觉得是这样。能够有胆气提出两千五百石粮食,还在一郡之地弄出来,绝对是一个人才。两千五百石粮草,足够刘玉麾下大军吃上好长一段时间了。刘军的补给也就是瞬间得到了解决,能够和东吴军敞开了干。
“仲允,你就带他进来吧。朕要好好地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刘玉开口说道。
能够解决刘军的根本问题,刘玉愿意见见。
李贵马上一拱手,转身走了出去。
郝仁在营帐之中等了没有多久,李贵就回来了。
“大人!”郝仁很是献媚地上前。“不知大人有什么吩咐么?”
李贵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你小子好福气啊!本官向陛下转述了你的话。陛下下旨让你到中军大帐去!一介白身能够得到陛下如此厚待,汝福气不小啊。”
当今天子要见他,郝仁乐坏了,他终于实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多谢大人!没有大人给的机会,草民怎么能够有如此的福气面见陛下。大人真是草民的再生父母啊。”郝仁很懂事地先感谢了一下李贵。
李贵倒是没有什么,这种奉承话,他挺多了,于是对郝仁叮嘱道:“待会到了中军大帐,前往不可失礼。若是君前失礼,谁也没办法救你了。明白了么?”
“大人放心,草民就是天塌下来,也不会失礼的。”郝仁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在来之前都暗中准备了好久,就是等着见到刘玉呢?
李贵对郝仁的姿态很是满意,于是就带着郝仁走出了营帐。
郝仁跟在李贵的身后,到了现在,他都不知道李贵是什么人,于是壮着胆子问道:“大人为草民前后奔波,草民现在还不知道大人的名讳和官职。还请大人不吝赐教,日后草民结草相报啊。”
李贵笑了一声,轻轻地说道:“何须如此!本官乃是司隶校尉!什么结草相报都不用,安心为陛下办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