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nt9非常不錯小說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討論-179章:堪比撒旦展示-uwou9

Home / 現言小說 / urnt9非常不錯小說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討論-179章:堪比撒旦展示-uwou9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宠妻无度:墨爷的心尖宠
整个房间都很安静,那把手枪依旧抵在她的脑门上,她的脸色已经惨白,肚子里的小家伙也隐约感到不安。
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但是眼神的锋芒一点儿都没又被吓住,她抬起眼睛,坚定的看向宋寒骁。
“我信,我当然相信,你可以杀了我!如果你想让你自己的罪恶感更深的话,你就尽管动手!”她说话的时候嘴唇还微微颤抖,说完后,她便闭上了眼睛。
她最后的筹码就是赌他还有人性。
娇妃难宠 姜璃络
悍妻谋略 刘小刀
前几个月的相处,她还敢说,她是了解他的,并且看到过他的脆弱。
宋寒骁握枪的手用力,最后他放下枪,背过身子,“安然,你是在跟我赌吗?赌我不忍心杀你?”他将手枪放到桌子上。
“宋寒骁,你敢用后背对着我?”
她就算是怀着孕身手不及从前,但是那把枪,放在她可以触手可及的位置,她完全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取枪,干掉他。
“我都不忍心杀你,你又怎么可能狠心杀我呢?如果你真的杀了我,你又怎么可能会活着离开这呢?”
宋寒骁坐回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红酒,晃了晃。
“不过你放心,我暂时还不打算伤害你!你对我来说,还有别的用处!叶景墨吞下了我在江城的那么多产业,也不怕撑死!只要他愿意把产业交还给我,我对他的女人,他的孩子,都没有兴趣!”
宋寒骁出狱后,一直在查她,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你在我身边的这几个月,一直在利用我对陆然的愧疚。不过,陆然是卧底对不对?看来我没有杀错人!那我何必还会对她心存愧疚呢?”
苏艺欣有些害怕了!是啊!她曾经只要唤他一声阿寒,就能让他想起他对陆然的愧疚,可是现在,他什么都知道了,又怎么会还对她像以前那般容忍。
他现在笑起来的样子,堪比撒旦,甚至比撒旦还要恐怖。
不过她倒是相信,他是真的没有打算杀她,不然他刚刚就可以动手了。
警署里,烟雾缭绕,地上全是烟头,已经深夜了,距离苏艺欣被绑走已经过去十二个小时了。
陆轲也很着急,江城的线人一直没有给他们回复。
“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叶先生,您先别着急,如果他们真的是绑架了艺欣,那肯定是有所目的的,我们等他们来电话就好!”
叶景墨一拳砸在桌子上,通红的眼珠,还带着血丝,“等?我的女人被绑架了!我只能等?如果他们就是为了报仇呢?宋寒骁那种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人都出来这么久了!才通知我!如果……”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叶景墨赶紧掏出手机,一个奇怪的号码打了进来,陆轲让周边的人安静,这很可能是宋寒骁打来的电话。
叶景墨平复了一下心情,不能让自己乱了阵脚,陆轲已经让人准备好监听定位了,他微微点头,示意叶景墨可以接通了。
叶景墨滑动了接听,等待那边人说话。
不一会儿,听筒那边传来了宋寒骁的声音:“叶先生,近来可好!”他的声音平静中,透着狡诈的味道。
“宋三爷打电话来是跟我唠家常的吗?”叶景墨压制着心中想给他撕碎的愤怒,如他一样平静的语气,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当然不是,就是想问问,叶先生吞并我江城那么多的产业,不怕吃不了兜着走吗?”
“怕?怕的话,还是我叶景墨吗?宋三爷有什么话直说,这是我们男人之间事情,你抓走我太太,算是怎么回事?”
宋寒骁在电话那头笑了,笑声及其刺耳,“哈哈~谁告诉你,我抓走您太太了?叶总真是喜欢开玩笑,绑架是犯法的!
我刚从里面出来,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只不过,用我的方法邀请您太太,来我这里坐坐,当初她也是很甘愿留在我身边的呢?难道你不知道吗?
不过~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见得就是你的吧?我倒是不建议自己膝下多两个孩子!”
“宋寒骁!你到底想怎么样!”叶景墨压制已久的怒火终究还是爆发了。
“很简单啊!是我的还给我!我对你太太没兴趣,不过我也没什么耐心!”说完,电话被切断,叶景墨又是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
“怎么样?监测到位置了吗?”陆轲走到工作人员的电脑前。
工作人员摇摇头,“有信号屏蔽网!锁定不了位置!但是电话网络显示,应该还在江城附近!”
“这么说?人已经被带到江城了?”陆轲仔细回想,信号屏蔽,怎么这么奇怪,他记得当初也有过一次这种情况。
“马上联系老秦和刀疤!快!”这两个人是目前还能联系到的线人,“赶紧派他们回江城待命!”
叶景墨还沉浸在刚刚的电话里,自己太冲动了!为什么不先让他给自己听听那丫头的声音呢!这样可以确保,她还是安全的。
豪门惊婚,总裁追妻请排队! 草荷女青
苏艺欣被关在一间屋子里,这屋子就是当初他陪宋寒骁养伤的那间,宋寒骁还不算太混蛋,晚上的时候,还让人给她送了吃的。
她在屋里,也不太敢睡觉,听到走廊里有声音,她赶紧坐起身子。
钥匙转动门锁,阿冰开了房门,宋寒骁缓缓走了进来,苏艺欣扶着肚子坐起身,不知道他这么晚过来干嘛。
房门关紧,宋寒骁开了等,刺眼的灯光,让苏艺欣感到不适。
过了一会儿,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安……不对,你不叫安然,你叫,苏,苏艺欣?这个名字没有安然好听!”
“这么晚了,你只是来跟我讨论名字的吗?”苏艺欣被关在这里有些烦躁,孕期,她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这几个月叶景墨更是给她宠上天了。
这会儿,让她面对一个分分钟想杀了自己的人,她更是没什么耐心。
不过苏艺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再看到宋寒骁。
“睡不着,你也睡不着吧?”
明知故问,被关在这里,怎么可能安心睡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