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六十三章 魔族相遇

Home / 言情小說 /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六十三章 魔族相遇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他的呼唤似乎有了回应,一声熟悉到刻进骨子里的嗓音飘进他脑海,“墨君羽……”
墨君羽举在头顶的手微顿,是幻觉吧。但下一刻,还是自他薄唇中温柔溢出低低的一声“嗯”。
只是,话落后,他的凤目陡然圆睁,心跳的频率也逐渐加快。
只因,他真的看到了从天空中飞落下一道熟悉的身影,他日思夜念的人儿。
是幻觉吗?是幻觉吗?
他不敢相信,久儿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她现在应该在神族。
对,这一定是幻觉。
他不能奢望,奢望过后,幻想破灭,大概会疯掉的吧。
有时思念到极致,当真正遇见来临时,反而不敢相信。
直到,凰久儿从空中砸到某人身上,某人都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依然维持着先前的姿态。
凰久儿这一砸,其实已经卸下了大部分重力。
她知道他身上有伤,只是她太高兴太激动了,一时,乱了分寸,失了精准……
而现在,人趴在墨君羽身上,闻到的是熟悉冷冽的气息,还是那么的好闻,令她陶醉。
只是,熟悉的体香中夹杂的淡淡灵草香味,还有似有若无,血的味道……
他果然受伤了,还不轻。
意识到这一点的凰久儿甚至忽略了墨君羽遇见她的古怪。
下一秒,快速从他身上爬起来,“你受伤了,让我看看伤的重不重?”
说着,动着小手,就要解开他的衣服,替他检查伤势。
“久儿,我好想你。”
低低的一声轻语,如丝丝柔和春风淌进心扉,令凰久儿心头一漾。
而墨君羽抬起的皓白手腕也轻抚上了她的脸庞,手上的动作温柔细致,掌心的温度有点冰凉。
这一瞬间,仿佛有什么莫名的情绪突然涌出,不受控制的鼻头一酸,眼睛被什么朦胧了视线。
久别重逢,喜极而泣么?
不,不全是……
凰久儿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当忍住了自己眼中的泪水……这种时刻应该是高兴的,怎么能哭了?
再转眸瞧上他时,美目却是一滞。
他的眸华依旧温柔如水,望着她的眼神迷离虚无,像是沉浸在回忆里,不真实。
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凰久儿眸底划过一丝捉弄。
伸出小手,在他俊脸上放肆捏了一把,拉起一弹,他白如雪的肌肤上就留下了一道红。
真是肌肤赛雪,吹弹可破。
“墨君羽,你要是不说话我可就走了啊?”
她话音一落,人已经进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再下一刻,他抱着她腾空跃起,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墨君羽,你身上还有伤,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的。”凰久儿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
他身上有伤,她不敢动,也不敢挣扎,怕令他伤势加重。
但回答她的是墨君羽的沉默。
呃?凰久儿抬眸古怪的瞧着他,这货又不正常了?
“墨君羽,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依然沉默,只有呼呼风声在耳旁作响。
好吧,得不到回应,凰久儿闭嘴了,头轻靠在他胸前,任由他抱着她飞奔。
约一盏茶的功夫,墨君羽落入一处府宅,进了一个房间,然后轻轻的将她放在床榻上,自己也躺了过去,下一秒,竟是搂着她闭眼,睡觉?
凰久儿怔住了,就这?一句话也无,她是来睡觉的?
她蹭的一下坐起来,惊的旁边的墨君羽蓦地睁开眼睛,紧张道,“久儿,你干什么?”
凰久儿扶额,无语了。
还以为他变哑巴了,一路都不说话。
“没什么,替你检查伤势。”她一直都担心着他的伤。
这次,墨君羽很安分的躺着,静静的看着她解开他的腰带,将他的衣袍一件一件的扒开,直至只剩一件里衣时……
他突然坐起,双手轻捧住她绝美脸颊,“久儿,你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
轻浅低沉的嗓音,说的十分动情。
真的,看着她从天而降的那一刻,他是多么惊喜又不敢置信。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心境,像是个半梦半醒的梦一样,不太真实,直到现在,他都还有点飘飘然。
凰久儿很感动,心底的甜蜜在流淌,“嗯,我知道。”
但是,下一秒,她又扒拉掉他的双手,“你先躺下,等我检查完你的伤势再说,现在不要想转移话题。”
嗓音有点冷,令墨君羽身子微微一颤,眸光哀怨的不行,“久儿……”
只是,他话刚一出,凰久儿毫不留情,利落的赏了他一个昏睡决。随后小手再一伸,扶住他往后倒的身子,缓缓放下。
啰嗦,又想糊弄她。
没有了某人的阻扰,凰久儿扒起衣服来很是爽快利落。
只是,当最后一层衣衫脱掉的时候,凰久儿还是震惊到了,即便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没有预料到居然是这种结果,细细密密的疼痛即刻浮上了心头。
新伤压旧痕交错留在他白皙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
而最新的一道伤痕,还缠着白色布带,却是早已染上了鲜红,映在凰久儿眸子里,格外的妖而冶,就算伤痕累累,也挡不了他的风华,却也让她的心更痛。
下一秒,不再犹豫,运起灵气替他疗伤。
早一秒就能早一点减轻他的痛苦。
神族的紫绛灵力有治愈的效果,外伤,不管多严重,都能恢复如初。而对于内伤却收效甚微。
毕竟,完美的东西,太逆天,恐怕连老天爷都会嫉妒吧。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三百六十三章 魔族相遇看書
一夜无梦,睡的香甜。
清晨,凰久儿睁开眼,就看到墨君羽早已醒来,正盯着自己瞧,“你醒了多久了?”
“没多久……”也就半个时辰。墨君羽挑眉,回着。
“这个地方……”凰久儿微微转眸,打量房间,“跟凰府很像。”
几乎一模一样。
昨晚,她就发现了,只不过当时的心思不在这个上面。
“喜欢吗?”墨君羽轻声问,浅浅的嗓音依旧温柔。
“嗯,喜欢。”凰久儿答的坦诚。
熟悉的房间,真的像是有一种归属感。
“有没有准备好吃的,”下一秒,凰久儿抬起水盈盈的眸子,委屈撒娇,“我肚子好饿。”
是真饿,为了赶路,几天没有好好吃一顿。
“我带你出去吃。”墨君羽轻点她俏鼻,无奈兼宠溺。
还是个小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