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六章 沒有站錯隊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扣人心弦的小說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六章 沒有站錯隊熱推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以赵寅现在的身份,不过将许敬宗等人当做跳梁小丑罢了,根本没放在眼中。
只要他们离自己的家人远一些,随便他们折腾去。
但若是有人敢打他家人的主意,那就别怪他手下无情了!
当刘仁轨得知了陛下的想法后,立马再次审问了李义府等人,并且按照陛下的意思处置了几人。
许敬宗不但带头弹劾朝中重臣,还收受贿赂、搜刮民脂民膏、以权谋私,被判流放十年。
李义府等人虽然只是参与弹劾,够不成处罚,但早些年他的家人手中曾有人命,被他以权力压制下来,本以为这件事就此揭过,没想到这次竟然被挖了出来,最后以包庇、窝藏犯人的罪名革职了!
最终的圣旨下来后,几家人顿时嚎啕大哭,苦苦经营的家业就这么没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与他们几家不同的是张亮。
此时的他正窝在家中烤火,庆幸自己当初没有站错队。
“幸好某及时掉头,不然张家也完了!”
听到陛下对许敬宗等人的处罚后,张亮也是浑身一阵恶寒。
“驸马一心为了大唐,根本就不可能把持朝政,许敬宗等人信口开河,随意污蔑,这就是他们应有的惩罚!”
张志强似乎对这样的处罚感到十分解气。
看着自己儿子那倔强的表情,张亮不禁笑了起来。
若是从前,就他这样的到了朝堂上一定会被玩死!
但现在形势不有不同,像他这样耿直的反倒很受欢迎,十分吃的开!
“为父当初之所以选择给驸马报信,只觉得许敬宗等人胜算不大,但没想到竟然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不等驸马出手,仅一个马周就将他们全部解决了!”
张亮不屑的摇摇头。
“以后这张家为父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操持,将张家发扬光大!”
“爹,您身体还健朗着呢,这说的是什么话?”
张志强连连摇头。
“不必再说了,爹虽然及时给驸马报了信,但也是有污点的人,很难取得驸马信任,若是还把持着张家不放,搞不好最后连这爵位都没了,还是交给你吧!”
张亮无奈的摇摇头。
张志强虽然为人有些顽固,不懂变通,但还是十分讨马周这些人喜欢的,以后必定仕途顺遂!
“好!”
见父亲态度坚决,张志强只好点点头。
……
“造化弄人啊!”
圣旨下达以后,许敬宗整个人都没了精神。
李义府被抄家罢爵,袁公瑜因以权谋私,不但被抄家,还被判监禁五年,对他来说,无非是巨大的灾难!
“事到如今,许大人可还有办法?”
李义府嗤笑的看向许敬宗。
原本还对他抱有一丝希望的,但现在官位也没了,那点希望也化为乌有。
“哼!只要那小子还活着,老夫就一定要报这个仇!”
许敬宗眼中顿时窜出怒火。
三天后,许敬宗被两名差役押送流放,但临走时却说要见李二最后一面。
毕竟这是曾经的宰辅,差役便去传话。
李二念及多年为大唐效力,也就命人将他带到御书房来。
“罪臣许敬宗,拜别陛下!”
许敬宗身穿囚服,满头白发随意的散落着,往日的意气风发全无。
“起来吧!”
李二看着他这幅样子,也不忍继续苛责,便摆了摆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罪臣即将被流放,但临行之前有件事不得不说!”
许敬宗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来。
“说吧!”
“陛下要小心驸马!”
“嗯?什么意思?”
李二挑起眉毛,疑惑的询问。
这老家伙一肚子坏水,也不知道这次又要搞什么鬼。
“驸马现在的势力逐渐增大,朝中不少官员都是他一手提拔,将来未必不会做出把持朝政的事情啊!”
许敬宗开口解释起来。
“驸马虽然为大唐培养了不少人才,但他根本没有野心,也不问朝政,不会出现你说的事情!”
李二虎着张脸,略显不悦。
“陛下可以参考一下贞观初年的七大家族,他们也不上朝,也不参与朝政,但朝中大部分势力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甚至牵着陛下的鼻子走……!”
许敬宗苦苦劝说,甚至将七大家族的例子搬了出来,“陛下有雷霆手段,或许驸马还有所忌惮,若是太子继位呢?又或者太孙继位呢?”
“难道你还要继续诬陷驸马吗?”
李二显然已经恼怒,厉声喝道。
“臣不敢,但陛下不得不为大唐江山考虑啊,即便驸马是忠心的,但其势力实在太大,一旦他的儿子觊觎大唐江山呢?又或者孙子呢?谁敢保证以后驸马的子子孙孙都忠心大唐?”
见之前的话没用,许敬宗再次来了一剂猛药。
“额……!”
李二被他的话问住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笔趣-第九百三十六章 沒有站錯隊讀書
“老臣现在已经这样了,就不怕再说一句大不敬的话,先皇不也是大隋的朝臣吗?最后不也是自己建立了大唐江山?”
“混账……!”
李二气的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不许污蔑先皇!”
“陛下,老臣也是为了大唐江山着想,驸马仅凭一人之力就将大唐带入了无敌的境界,并且研制了无数发明,若说这是以驸马一人之力完成的,老臣打死也不信!”
许敬宗直接跪到地上,希望李二能够相信他的忠心。
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六章 沒有站錯隊閲讀
“行了,朕知道了,你出去吧!”
李二不耐的摆摆手。
许敬宗见状,在李二看不到的地方笑了笑。
他在朝为官一辈子,对李二还是十分了解的,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就已经明白,这些话即便他现在不完全相信,也会思考一番。
他只要不死,就一定能看到好戏!
……
“这个老家伙,还真是滑头的很,竟然到朕跟前来嚼舌根!”
李二被许敬宗的一番话搅的脑仁疼,立马来到了立政殿,开始吐槽起来。
“二哥这是怎么了?”
长孙皇后见状赶紧为其揉了揉太阳穴。
“许敬宗说要见朕最后一面,朕念及他一辈子为朝廷效力,就同意了,没想到他竟然跟朕说驸马有野心,以后甚至会架空皇帝的势力!”
李二气愤的将手中茶杯扔了出去,吓的周边宫女浑身一个激灵,赶紧上前收拾。
“可寅儿并无野心啊!”
对于自己这个女婿,长孙皇后可是深信不疑。
“这个朕自然知道,但那老货竟然谈及后辈,说以驸马的实力,难免后辈不觊觎皇位,并且说寅儿背后可能有人在操纵!”
李二没有隐瞒,将许敬宗的话简单的阐述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