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戰神之踏上雲巔 愛下-第七百一十七章 棋藝比拼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戰神之踏上雲巔 愛下-第七百一十七章 棋藝比拼鑒賞

戰神之踏上雲巔
小說推薦戰神之踏上雲巔战神之踏上云巅
两人同时奏曲,只要能够坚持到最后,而且还声调不乱,出现的错误最少,这自然就算是为胜。
一声令下,整个大殿内迅速陷入了极度的安静之中,没有任何杂音,所有人都在专注的盯着他们二人的表演,唯恐自己会漏掉什么!
要说蛮国和夏国,都可以说是历史悠久,但是也有传闻,当初的蛮国可是夏国分裂而出,但是经过了数年的变更,这一事实已经无从再去考证。
大殿下自然是蛮国少有的天才,无论是琴棋书画还是礼仪姿态那都是上上之选,若不然也不会成为那蛮国国主最为看重的皇子,而那二皇子自然就逊色一筹,双眼几乎是盯在了殿内所有服侍女子的身上。
两方曲调瞬间高昂而起,又渐渐的化为高上流水,鸟啼虫鸣,随后化为一缕轻风,徐徐的流水声渐渐的流淌进众人的心扉,如此进入佳境让夏周越发有些心神大乱起来,甚至到最后之际,全然不知自己手下到底是弹出来的什么。
这一局几乎是没有进行到最后,不得已之下,夏周主动放弃,选择了失败。
“呵呵!不愧是蛮国国主最为看重的大殿下,这首曲子,可以说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朕也算是见识到了!”
高座上的陛下稍微掩饰了一下,这才大笑一声。
“夏国陛下,您过奖了!这只是我拿手的一项而已,我看夏国陛下有四位皇子,正好我也有些手痒,不如我们在比试一番,这次还是由夏国陛下出题目吧!”
这句话一出,场中的气氛顿时变的凝滞起来,已经很明显,这样的姿态完全就是挑衅,刚才那局是他胜利了无疑,可他竟然还想挑战剩余的其他皇子!
“夏国陛下,我大哥可是在蛮国号称天才,这么多年无论是各个行业都是未曾一败!”
二殿下的话完全就是又狠狠的扇了在场所有人的一个重重的耳光。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虽未挑明,但是那看不起的姿态可是已经完全摆出来了。
“好!既然蛮国大殿下这么有诚意,那我们就继续吧,不过这次需要什么彩头!朕也好叫人准备准备!”
这次说话,陛下明显带着一丝敌意,上一轮输了,那可是把夏国一把名剑拱手送人了啊,这次如果在输,他就真的怀疑自己的儿子不如人家了。
“既然夏国陛下盛邀,那我就不才了,听闻夏国最出名的还有玉器,不知道夏国陛下能否割爱!”
说着话语,只见大殿下看了身后一眼,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掏出了一枚精致的酒杯,拿在手中,在灯光的照耀下顿时呈现了翠绿之色,随后拿起杯中的酒水直接倒了进去。
熱門連載小說 戰神之踏上雲巔討論-第七百一十七章 棋藝比拼分享
此时的大殿下再次高举此杯,一条龙影竟然在杯中翱翔飞腾,众人那是看的连连称奇。
“这是我蛮国最为著名的遨龙玉杯,不知道夏国陛下可以拿出什么来与之相比?”
虽是轻飘飘的话语,可是这里面蕴含的侮辱却是让众人皆知,这哪里叫什么比试,这简直就是在间接的抢夺,那遨龙玉杯,谁不知即使在蛮国,乃是世界都是有名的存在,传言只要杯中有酒,那杯中就会自然呈现遨龙畅游之图,这样的奇景让无数人都想探知其中奥秘。
而能够与之媲美的自然只有那享誉世界的和氏璧,此壁也是夏国最为传神的一件宝物,
虽说此壁并没有什么奇特,只是通体白芷如玉,但传闻当初此玉现世的时候,剖出便是内镶一对龙凤,后因此玉更是引发了无数的大战,死伤之人无数,这也就导致了不少的神话色彩全部安在了这块和氏璧的身上。
后来更是在它身上灌注了无穷的神话色彩,导致这块和氏璧已经是享誉夏国内外,只是无人能够探其究竟。
“好!朕就用和氏璧了!如何!”
声调中虽是充满了威严,可是那眉角的一丝不快还是让一些人察觉了出来。
“夏国陛下,那我们就比了!请出题目吧!”
大殿下见此嘴角只是微微露出一抹邪笑,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似在他眼中,眼前并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他的存在。
“那就比棋艺如何?”
这次陛下在说出话语的时候,眼神明显朝着那三皇子夏诚望去,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三子别看平时话语很少,可是心中那是鬼点子最多,而且一向也是深藏不露,比之老二更是稍胜一筹!
“好!我没问题,不知这次陛下又让谁出战!”
大殿下的话语倒是把在场的不少人都惹的有些气恼,看他样的的态度就好像是自己稳胜一样。
“父皇,我来吧!”
三皇子夏诚早就感觉到了父皇望向自己的目光,就在这个什么蛮国的二皇子话语落下的时候,自己就主动站了出来。
“好!我儿,这次就看你的了!”
陛下一言,便紧紧的盯着此人不放,这局他们可不能输了,在输下去,那可就关乎了夏国的脸面。
大殿下在看向此人的时候,还是一脸的笑意,而且各种礼节那是丝毫没有遗漏。
“大殿下,棋艺我略通一二,那我们就开始吧!”
“好啊!正好我也是不太懂,围棋挺好的!我也是入门级别的新手!”
两人的对话可是让在场不少人都嗤之以鼻,他们要是新手,那自己估计就只能说是爬在地上的孩子了。
很快便有人端上了棋盘,两人分作两边,互相对视数秒。
“大殿下既然是客,那就执黑,先一手!”
三皇子夏诚缓缓说道,不得不说这一落座的姿态绝对是谦让无比。
“既然三皇子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只见那大皇子悠悠一笑,随手就掷下了一子。
双方的对弈自然是从小桥流水渐渐过度到洪水泛滥,眼看已经到了胜败的关键之地,棋盘上一白一黑已是杀的天昏地暗,本是看其来人畜无害的两人,在拼杀起来,竟然是如此的狠辣霸道。
偌大的棋盘慢慢被二人那是下的已是满满当当,就连那坐在正位上的陛下也是轻咽了一下口水,这眼前的厮杀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料,这每一步棋,现如今都是耗费着他们无数的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