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蓋世奶爸-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絕非池中物!閲讀

Home / 都市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蓋世奶爸-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絕非池中物!閲讀

蓋世奶爸
小說推薦蓋世奶爸盖世奶爸
“有屁就放,这么激动,你爹死了啊?”王昭慧心烦意乱。
这一切都是刘星垂办事不利。
对于这个老公已然没什么好感。
刘星垂也是脸一黑:“王昭慧,说话注意点,上次的事情你以为我愿意?”
“那事我找过我那个兄弟了,他说他也不知道会有那样的意外。”
“你也知道,那种事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而且他身为摘星楼的主人,也不能出来承担责任。”
“所以他答应我,这次的拍卖会,他会帮忙安排贵宾席。”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蓋世奶爸-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絕非池中物!讀書
“这次摘星楼举办的拍卖会能去的都是豪门大咖,你去告诉爷爷,他定然会欢喜无比。”
王昭慧听着,并未显得高兴。
上次的教训她记住了。
没有翻身之前,那都不是翻身。
依旧冷声道:“刘星垂,现在做事要想清楚了在做。”
“若是再出什么意外,我们两人就真的会被扫地出门,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刘星垂仅存的几分好脸色顿时荡然无存:“王昭慧,那我也警告你,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要不是因为爱慕虚荣,我也不会去主动招惹陆天龙。”
“现在的我依旧是学校的领导,过得滋润无比。”
“怎么,现在事事不顺,就怪我?”
“若是过不下去,咱们就离婚,没了你王昭慧,没了你们王家,我刘星垂也饿不死。”
王昭慧不过说几句气话。
见刘星垂真的生气,顿时语气缓和几分:“哎呀老公,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就是气不过上次的事情,这次的事情,真的靠不靠谱啊。”
镇住了王昭慧,刘星垂心里闪过几分虚荣:“我兄弟是摘星楼的主人,这次又是摘星楼发布的拍卖会。”
“整个九洲城的人都知道,不是上次的拍卖会能比的。”
“能有什么问题?”
王昭慧连连点头,脸上却带着几分担忧之意:“可是爷爷他……”
“行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没等王昭慧说完,刘星垂已经一脸嫌弃:“这事我亲自去跟老爷子说。”
“他若听,那是王家的机会。”
“他若是不听,我们自己去,认识了摘星楼的主人,以后我就能认识更多的大人物。”
“到时候不一定非要待在王家。”
人氣小說 蓋世奶爸 愛下-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絕非池中物!讀書
王昭慧一听也是。
点头道:“行,我听你的,我跟你一起去。”
刘星垂这才满意点头:“这事我保证没问题,不过我还有一个事要跟你说。”
“我那位兄弟身居高位,人家这次答应帮我,还答应以后帮我拉一些关系,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表示。”
王昭慧没说话。
表示这两个字有点重。
上一次为了表示他们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
结果落得个一无是处,最终让王昭月出尽风头。
这次该不会是要把现在的房子也卖了吧?
刘星垂咬牙道:“因为上次的事,我们手里已经没什么钱了,所以我决定,把咱们现在的房子卖了。”
“不行。”王昭慧当即反对:“房子卖了,我们住哪里去?”
刘星垂又是黑脸:“你的眼光能不能看得远一些?”
“到时候我们有了关系,有了钱,什么样的房子没有?”
“什么学区房,别墅,不都是手到擒来?”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奶爸》-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絕非池中物!熱推
“牺牲小我,成就大业这点道理不用我教你了吧?”
“王昭月在王家蒸蒸日上,老爷子又对我们两人失望,若是不找机会,你甘心被王昭月跟陆天龙一辈子笑话吗?”
一语道中王昭慧的痛。
她做了这么多,无非就是虚荣。
不想让王昭月比她好。
最终咬牙点头:“那都听你的。”
刘星垂大喜:“行,咱们现在就去把房子的手续办,然后晚上去找老爷子。”
下午。
陆天龙在学校门口等王可可。
距离下课还有半小时。
然而他的目光没有在学校大门处。
而是通过后视镜看向了身后街道拐角一辆黑色的大奔。
这辆车跟了他很久。
不知敌友。
可他不喜欢被监视。
淡淡下车朝着那车走了过去,脸上带着几分冷笑。
“糟糕,被他发现了。”黑色的大奔里面坐着两个西装男子,见到陆天龙走了过来,显得有几分惊慌。
他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侦察兵。
在跟踪陆天龙的一个下午,他们整整换了五批人,至少十辆车。
可是……
要走已然来不及,两人还没想好如何应对,陆天龙已经在敲车窗。
两人只得摇下车窗,露出一脸笑意:“你好。”
“四个小时,换了五批人,一栋十二辆车,有什么事直接问我就行,我这人,不喜欢被人看着。”陆天龙淡笑开口。
两个男子心里却是咯噔一下,脸色惨白。
陆天龙竟然一开始就发现了。
话音落,陆天龙慢慢走到了车头前面。
单手按住车头。
“他要干嘛……”一瞬间两人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
轰。
只见陆天龙脸色阴沉。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车身一震,传出四声爆胎之音。
“下一次爆的,可就不是车胎了。”这里是偏僻角落,没什么行人,也没人注意。
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天龙已经丢下一句话悄然离去。
“走,回去。”两个男子浑身冷汗,慌忙下车离开。
他们虽然是侦查精英,身手同样不凡。
一个人能够一掌震碎车胎。
这不是人,是魔鬼。
半个小时后。
袁家。
二人浑身冷汗不但未消,反而愈发越多,好似止不住一般。
“一人去领十万,下去休息吧。”慈目老人正是元若是的爷爷。
挥手让两人下去,接着看向身边的保镖:“把人都撤回来吧,以后若水的事,就不要管了。”
“这个陆天龙,绝非池中物,或许,我们惹不起。”
旁边男子浑身猛震。
在这九洲城,他第一次见到能让这个老者示弱的人。
晚上。
王家。
王长河冷脸听刘星垂把事情说了一遍。
虽然这次对王家没什么损失,他还是不满意。
刘星垂急道:“爷爷,上次的事情太过复杂,我也就不解释了。”
“这次我是为了我们能回王家,也是为了王家发展得更好,这次不需要您出任何钱。”
“我自己为了打通关系,已经把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都卖了。”
“请你,给跟昭慧一个机会,她怎么说都是你的亲孙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