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rro優秀都市小说 蓋世 起點-第一千五十章 解網鑒賞-yq1xc

Home / 玄幻小說 / tprro優秀都市小说 蓋世 起點-第一千五十章 解網鑒賞-yq1xc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流寇费尔南德体内。
成百上千的剑光,宛如一条条纤细溪河,交织为一张繁复玄奥的剑网。
此剑网,名为“天水之网”。
剑光充塞在费尔南德的每一块血肉,每一条筋脉,环绕其每一截骨头,如一条条晶亮细长的绳索,束缚着费尔南德的一切。
虞渊的气血,魂力和灵力,则是在费尔南德体内游荡,率先感应出气血的流逝。
他逸入其中的气血,被那张神奇的剑网,悄然不觉间吸纳,这让那张充满费尔南德血肉的剑网,变得愈发的明耀和神异。
虞渊的魂念,敏锐地醒悟出,那张剑网的一条条剑光,如死结和门锁,将这位九级血脉的白金修罗,一道道血脉晶链给锁着。
天外异族的种种天赋神通,和血脉晶链息息相关,血脉晶链被限制,费尔南德是一点办法都没。
但凡他,稍稍运转心脏中的血肉精芒,尚未传达开来,就会被剑网吞纳。
虞渊的念头意识,在那张“天水之网”游曳了一番,确信这种奇特的剑网,具备吸纳气血而壮大自身的能力。
不论是费尔南德,还是他逸入其中的气血,都会反过来助涨剑网。
情愿爱不再 墨点幽兰
剑网只会更加牢不可破。
弄明白这点,他将自己那蕴含着“生命奇异”的一缕缕气血,先从费尔南德体内抽离,只是以精炼的灵力,配合着魂念,继续感知。
很快,他就判断出这张名为“天水之网”的剑网,乃是一个完美的整体。
他如果动用力量,斩断剑网的任何一部分,剑网就要爆开,其中蕴含的恐怖剑力,将会一息间发作。
费尔南德动弹不得,无法以气血防御,大概率会在剑力爆发的霎那死透。
“郁牧的剑光内,还有自己的魂念留存。他人在外,该是能通过这张剑网,感知到我的探察。”忽然间,一个念头浮上虞渊心间。
也在此刻,从那张奇诡的“天水之网”中,他仿佛听到一个温和懒散的笑声。
笑声一起,虞渊脸色顿时凝重至极。
他暗暗斟酌着,沉声许久,于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断魂斩!”
没有挥动剑鞘,他以两手掌心按向了费尔南德的胸腔,在费尔南德吓的魂飞魄散的目光之下,虞渊闭上了眼。
识海小天地的阴神,悄然抵达掌心。
就在他掌心中,魂灵形态的微缩阴神,开始以两臂为剑,以“断魂斩”的方式,向费尔南德胸腔释放剑力。
阴神挥剑时,虞渊本体臂骨中的剑魂,随之给予回应。
旋即,就见万千微细的绯红剑芒,如纤细百倍的钢针,渗透到费尔南德的体内。
“断魂斩”的剑决精妙,被他的阴神,以另外一种方式释放,要将“天水之网”内,郁牧残留的魂念意识,和剑网本身分离。
千万微小绯红剑光,就从费尔南德胸腔下的脏腑表层,从一条条莹白的溪流涌入,抽丝剥茧般地,清除着,属于郁牧的意念。
不斩一条“天水溪河”,不撕裂一条莹白剑芒,而是渗透其中,从内部破坏。
“郁牧!”
阴神低喝,在费尔南德的血肉内,在那剑网之中,在一条条莹白溪河里头,他看到了几百个郁牧,静坐在莹白剑光的交织点。
每一个剑光交织点,仿佛都是剑网的一个穴窍,里头坐镇着一个郁牧。
那是郁牧遗留的魂念,是他能够人在万里之外,依然掌控“天水之网”的秘密。
这时,坐落于剑光交织点的一个个郁牧,满脸苦笑地,看着密集的绯红剑芒,铺天盖地涌入,逼迫的他不得不离去。
“哎。”
数百个郁牧,齐声一叹,就在数不尽的绯红剑芒近身霎那,骤然消失。
如水中的众多水泡,一个个破开来。
“天水之剑”郁牧留存的所有魂念,一霎那间,重返自身。
费尔南德身形微震,深切感受到,制衡他魂魄和气血的力量,像是已离去部分。
只是……
剑网依然还在!
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大汗淋漓的虞渊,在动用万千的微细绯红剑芒,短时间以阴神挥动“断魂斩”,精妙锁定“天水之网”的交织点,逼郁牧的魂念离去以后,几乎透支了精气神。
他的气血,灵力,已从费尔南通体内抽离。
只留一缕缕念头,在剑网中游荡,继续去感悟,去端详。
他发现,即便郁牧的魂念不复存在,可那张蓄满力量的剑网,还是岿然不动。
他境界不足,动用“阴葵之精”和灵力、气血、魂力,形成的绯红“断魂”剑光,也只是将郁牧的魂念和剑光断开而已。
想完全消泯,摧毁那张神奇的剑网,无疑是痴人说梦。
“毒……”
焦头烂额的他,骤然记起鹤鸣声没响起前,郁牧说的那番话。
他愣了愣,露出若有所思地表情,然后在胡彩云,白鹤,还有费尔南德、艾莲娜惊讶且费解的目光下,唤出了丹炉“流焰”。
九点火苗精芒,从他掌心燃起,环绕着徐徐收缩的丹炉。
数十个瓶罐,内藏的毒素如烟云倾倒向丹炉,他早年收集的灵草,五颜六色的液体,被他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摆布调整,在最准确的时间,以最精妙的手法,掷入丹炉,引发炉内一连串的火花四溢。
“洪奇!”
“药神!”
胡彩云和那只白鹤,低声轻呼。
白鹤一扫之前的漫不经心,在虞渊着手炼药时,脸上布满了由衷的敬意。
任何一个行当,能够令技艺臻入化境的人,都值得尊敬。
炼药师这一行,虞渊曾攀至最巅峰,是能够让万人敬仰的神级炼药师!
如修行者中的元神,妖族的药神,异族至高的十级血脉强者。
没让人等太久,一枚如朱果般的鲜红丹丸,裹着彩霞和氤氲,从名为“流焰”的丹炉内,被虞渊小心拧出来。
然后,他硬塞向费尔南德的嘴巴,“耽搁不得,立即吞下!”
胡彩云看到这一幕,嘴角微颤,想也不想就后退了三步。
有“死亡之鹤”美誉的白鹤,以妖魂感知那鲜红丹丸外层的氤氲,忽头昏眼花,他在心底骂了一句,也赶紧站到胡彩云身旁。
费尔南德以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到了嘴巴口的丹丸,动也不敢动。
“哦,忘了,忘了你什么都做不了。”虞渊充满歉意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旋即便掰开费尔南德的嘴巴,将那枚鲜红丹丸送了进去。
他还将大半个拳头,伸到费尔南德口腔,好让丹丸能迅速滑落费尔南德的肠道。
“这枚丹丸如果破不开剑网,我也就没办法了。”
虞渊一脸嫌弃地,先甩开手上费尔南德的口水,再取出一件素洁手巾,认真地擦拭起来,“郁牧那家伙编织的‘天水之网’,我以剧毒渗透到每一条剑光溪河,侵蚀里面的无常的流水,让此剑网中毒而破。”
他随意地解释了下,也不管别人,能不能听懂。
“那家伙,是故意留下这种剑网的。”他在心里自言自语。
破解“天水之网”,就是和郁牧斗智斗勇,这位三百年前很腼腆的小剑修,在成为大剑仙以后,有着让虞渊惊叹的力量和手段。
他以阴神挥动“断魂斩”,以众多微小的绯红剑芒,逼郁牧坐落其中的魂念离开,其实也是一种自身的磨砺。
郁牧,仿佛在通过费尔南德体内的剑网,助他梳理剑道,告知他剑决如何以最精妙的方式运作。
这是一种另类的剑道传授。
至于“毒”,该是要确认其身份,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三百年前的药神洪奇。
“臭小子,现在花花肠子可真多!”
虞渊暗骂,在感受到费尔南德体内的剑网,因那枚鲜红毒丹消融时,他就洞察了郁牧的一切思想。
也知道,郁牧以他的方式,回馈三百年前自己的赠丹之恩。
……
千万里之外。
依靠着一块突起的石头,眯着眼,望着幽暗星河的“天水之剑”,一个激灵后,眼中露出略带喜色的光芒。
“还真是药神前辈再生。”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以另外一边后背,贴着石头。
留下费尔南德,留下那张剑网,他是存在考较的意思……
如果虞渊当真参悟了“擎天之剑”,又有足够的智慧,应该能以“断魂斩”,剥离他遗留的魂念,能把他剑网中的魂念和剑力分开。
不管虞渊是不是药神,能做到这一步,就算是得到他的认可。
第二步,他刻意说了一个毒,就是因为当年他参悟出“天水之网”,也有前世虞渊的部分功劳。
虞渊如果当真是药神洪奇,能炼毒丹,在他提醒下,就应该能想到以毒渗透剑光溪河,缓缓消融侵蚀剑意,全方面地破解。
成了,就说明虞渊当真是药神转世,是当年的洪奇。
郁牧不信外面的传言,不信什么转世再生之说,他要以他自己的方式去确证!
“既然真是你,湮灭星域那边,我就不再去掺和了。”
郁牧一边想着,一边拍了拍屁股站起来,挠着耳朵说:“我先回去复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