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之狐 txt-第一百九十五章 搬家看書

Home / 競技小說 /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之狐 txt-第一百九十五章 搬家看書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拒绝马德里国王这样的顶级豪门?
董胖子啐了一口说:“呸!老子阔以!”
然后拒绝了马德里国王对胡莱三百万欧元的报价。
“我闯你妈个鬼哦!三百万就想带走胡莱?你真当胡莱是什么水平的球员?不要以为你们他妈是马德里国王就想从老子这里捡便宜!”
拒绝了马德里国王报价之后,董文还兀自在办公室里骂骂咧咧的。
想当初利兹城报价四百万都被他给拒绝了,马德里国王是觉得他们世界顶级豪门的金字招牌值个一百万是吧?
谁的面子在老子这里都不好使!
董文有自己的计较。
自从马德里国王对闪星报价购买胡莱的消息被传开之后,网上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有很多人简直恨不得闪星能够免费把胡莱送给马德里国王,甚至还有人质问中国的企业,平时那么有钱的,为什么不愿意送钱给马德里国王,赞助胡莱加盟世界顶级豪门。
这些人生怕闪星漫天要价,吓跑了马德里国王,让胡莱和豪门失之交臂,那就太可惜了。
但董文不这么看,在商言商,他作为一个商人只信奉一条:一分价钱一分货。
马德里国王要真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对胡莱的天赋非常看好,那就拿出诚意来证明自己。
杉山达哉在奥运会结束之后转会德甲豪门慕尼黑蓝白时,人慕尼黑蓝白可也是掏了八百万欧元出来的。
我们中国的胡莱哪里比不上杉山达哉了?
U23亚洲杯上杉山达哉可是胡莱的脚下败将!
单论奥运会上的表现,率领球队从死亡之组突围,在梅利面前上演帽子戏法的胡莱,简直完爆杉山达哉好吗?
哦,杉山达哉值八百万,我们的胡莱就值三百万?
是胡莱哪里不如杉山达哉?还是你们马德里国王比慕尼黑蓝白穷?
就算你跟我说杉山达哉值八百万是因为在他之前有不少日本球员通过他们出色的表现和矜矜业业的职业态度,提升了日本球员整体的品牌价值。
那胡莱三百万也太低了!
我董文第一个不接受!
他才不管网上的球迷会怎么骂他、看他。
他有他的坚持,并且他认为自己这么做没错,对胡莱也不是坏事。
他是在帮胡莱争取利益。
我又不是什么人都报高价。
胡莱是无名小卒吗?
胡莱是那种还没有证明自己的阿猫阿狗吗?
中超联赛冠军,中超历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射手,单赛季进球纪录保持者,中国足球奥运会头号射手,亚冠联赛历史上最年轻的金靴得主……这样的一份履历,我凭什么要接受三百万的报价?
就因为马德里国王是顶级豪门?
顶级豪门脸就大吗?
再大能有我董文大?!
当初杉山达哉八百万去慕尼黑蓝白的时候,没见人出来说八百万买个不知道能不能打上比赛的年轻球员贵了啊。怎么现在三百万的胡莱就有人觉得合适呢?
跪也不是这么跪的。
在办公室里发泄完自己心中的怨气之后,董文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了胡莱的号码,给他拨了过去。
“喂,胡莱啊?你现在忙吗?方便接电话吗?方便啊?那就好……有个事儿我得和你说一声。马德里国王那边给俱乐部报价了,但我给拒绝了……嗯,他们出价三百万,我是觉得三百万低了……对对对,我也是这意思。那行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放心,你董叔绝对不会坑你,闪星就是你的家,我怎么会坑家里人呢?哈哈,再见再见……”
※※※
胡莱放下手机,抬起头就迎上了妈妈投来的目光,不等后者问,他就主动说道:“俱乐部董经理打来的电话,有关转会的事儿……”
他把董文在电话里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简单复述给了妈妈。
如今的他早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和父母搬家。
听完胡莱的讲述之后,谢兰皱起眉头,有些担心地说:“哎呀……那会不会把马德里国王惹恼了,人家直接不要你了?”
“你瞎说什么啊……”旁边收拾东西的胡立新埋怨妻子,“讨价还价是很正常的。再说了马德里国王要是被拒绝一次就恼羞成怒不要胡莱的话,那这俱乐部也没啥去的意思了。”
胡莱也安慰妈妈:“别担心,妈。闪星那边不会漫天要价的,而且我也觉得我不应该只值三百万。”
现在胡莱说起这话底气要比他刚刚从奥运会上回来更足。
因为如今的他是中超冠军,中超金靴,还破了施指导的纪录。
有这样的表现打底,要真是马德里国王觉得为自己掏超过三百万就贵了,不要说自己,那自己也不愁没地方去。
所以他现在其实不是很着急,转会的事情就交给俱乐部和宋嘉佳他们去折腾,他只需要知道进度和结果就行了。
马德里国王是世界顶级的俱乐部,能够去自然好。
但如果真去不了,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惜的。
毕竟他没有“儿王梦”,去不成马德里国王也不会让他就感觉自己的梦想崩塌了。
和转会去马德里国王比起来,他更关心正在进行的搬家。
“妈,这些床单被套你干嘛也要搬过去啊?这都用了多少年了?扔了算了……现在买新的也不贵。”
胡莱手里提着一张边缘都磨毛了的床单抖了抖,嫌弃地说道。
“你懂什么?到时候你长期不在家,你屋子里的家具什么的不得遮灰啊?这东西就是拿来遮灰的!”
谢兰从胡莱手中抢过床单,重新叠好放到了箱子里。
胡莱见状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他确实完全没想到这一点。
在生活经验方面,他远不如自己的妈妈。
谢兰看到有搬家工人进来,便指挥他们去抬那边放着的几个大箱子。
“小心点啊,里面有碗和杯子……”
胡立新提起一个行李箱,再背着包,跟着工人们一起走出门。
屋子里的胡莱环顾四周。
这套他度过了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房子,原本是很狭小的,毕竟只有五十平米。
但现在把东西收拾收拾搬出去后,竟然还稍显空旷……
以至于说话好像都有回音了一样。
“虽然嫌弃过很多次这房子,但真要搬了,还有点舍不得……”谢兰也在看着被逐渐搬空的房子感慨。
从结婚后搬过来这里,她迎来了儿子的出生,这座小小的房子里承载了她人生过去二十多年的全部记忆。
人氣都市小說 《禁區之狐》-第一百九十五章 搬家熱推
精华都市异能 禁區之狐-第一百九十五章 搬家熱推
有的很美好。比如她和丈夫把襁褓中的胡莱从医院里接回来,这所原本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房子里就多了婴儿的啼哭声,变得热闹起来。
有的很痛苦。因为她和丈夫两个人特殊的家庭关系,他们两个人都没办法从自己的父母那边得到支持。所以关于带孩子的所有问题都要他们两个人自己来面对,那真是一段焦头烂额一团糟,不堪回首的日子。让她再要回到过去的生活,她绝对要疯……
有的说不上是痛苦还是美好,就像生活一样平淡如水。她和丈夫、儿子三个人在这间小房子里过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别人家会有的烦恼困难,他们一样不缺。别人家会有的欢声笑语,他们这里也有。
在借钱给胡莱上高中之前,日子不算富裕,却也比下有余了。
她原以为她这辈子就会这么普普通通的过去,儿子能够考上一个大学,出来之后找个还算可以的工作,赚钱养活他自己,不要啃老……她就觉得儿子算是有出息的了。
没想到儿子却在丈夫被撞得头破血流的路上闯出了新天地……
所以说,这人的命呐……
见妈妈突然惆怅起来,胡莱半开玩笑地说:“这有啥舍不得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说了,你要真舍不得,这房子就留在这里,咱们不卖也不租,你要想它了啊,就回来看看。”
谢兰觉得儿子说得对,她重新收拾好心情。
就在这时她看到儿子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她。
“干嘛?”她问。
“我今年赚的钱。”胡莱解释道,“我也花不了那么多,就给你了。”
谢兰犹豫了一下这才接过银行卡:“行吧,我帮你存着。你放心,我们肯定不花你的钱……”
“别啊,该花就花。这不是搬家了吗?家里要添置什么,尽管用。”胡莱连忙说。
“你这话说的……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也不该花你的钱啊。我和你爸又不是没钱?我有工资,你爸也找了份新工作……”谢兰絮絮叨叨地说着。
胡莱也是在回来之后才知道的,他爸已经考到了D级教练证,这个教练证让他可以去各个中小学任教。
就在一个星期前,他的爸爸胡立新和新家附近的一所小学签了工作合同,将在春节之后正式上任,成为那所小学聘请的足球教练,专门负责带领喜欢足球的孩子们训练,教他们踢球。
当初胡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非常惊讶,他以为妈妈在给自己开玩笑。
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爸爸会和一群小孩子打成一片,教他们踢球……
然后他就有那么点嫉妒了——为什么别人家孩子可以享受他爸教他们踢球的待遇,而作为亲生儿子的自己却没有这种待遇?
都他妈怪王献科!
“所以这钱妈帮你存着,到时候等你娶媳妇儿的时候再给你。”谢兰说完把银行卡放进了自己的钱包里,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第一百九十五章 搬家閲讀
胡莱见妈妈坚持,也没有继续再劝。
当搬家工把最后的箱子从屋子里抱出去之后,谢兰带着胡莱出了门,她留在后面又探身看了看只剩下基础家具的房子。
她的目光在屋子里快速划过,最后收回来,把门关上,掏出钥匙反锁。
再把钥匙收起来,对胡莱说:“走吧,你爸跟车走,咱俩打个车。”
母子俩脚步声渐渐走远,锁上门的屋子里重新陷入了安静。
※※※
收拾好的那些行李都从搬家公司的货车里搬到了新家中,搬家公司的人结了账之后已经离开,胡莱和胡立新正在家中忙着把箱子里的东西挨个拿出来,再放到指定位置上。
胡莱把自己的那些奖杯奖牌什么的全都放到了专门定制的玻璃展示柜中,挨个挨个放好。
放完之后他后退一步端详一番,看着屋子里其他那些空荡荡的柜子,忍不住就摇头。
妈妈还真是对他寄予厚望啊……
鬼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把这些柜子全装满!
同时他还注意到了在这间屋子的中央,有单独一个柜子,柜子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小,看样子里面只能放下一样东西。
尽管现在还是空荡荡的,胡莱也知道能够放在这柜子里的东西一定意义非凡。
他想不出来是什么东西配放在这里。
于是他走出去问正在忙碌的胡立新:“爸,那屋子里正中间的柜子是留着放什么的?”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胡立新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你妈说留着放世界杯……”
胡莱脸都绿了,脸色瞬间变得和他爸一样不好看了:“世界杯是能放在我家的吗?!”
胡立新显然也很无奈:“你妈说放复制品……”
“那我也得能拿到世界杯啊!”
“你不是把牛皮都吹出去了吗?”胡立新冷哼。
胡莱想起来自己在第一次进入U22集训时对着记者们说的那番话。
“你妈可一直惦记着呢。”
胡莱嘴巴张了张,还是啥话也没说出来。
就在这时,厨房里响起谢兰的声音:“吃饭啦!”
胡莱和胡立新洗了手来到餐厅,就看到谢兰从厨房里端出两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面。
“随便吃点,将就一下。等明天咱们正式‘团年’!”
把两碗面递给丈夫和孩子之后,她又转身从厨房里端出属于自己的面。
餐桌上堆满了东西,就连椅子上也是,无处落座。
胡立新端着面碗坐在了一个还没开的纸箱子上,胡莱和谢兰则站着吃。
三个人就这样呼噜呼噜地吃着面条,同时欣赏他们的新家。
虽然现在还是乱糟糟的,但每个人都仿佛能够从中看到一个美好未来。
2024年11月24日,星期天。
农历十月廿四。
宜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