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討論-第五百八十章 封印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討論-第五百八十章 封印看書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高玄不确定迷梦是不是彻底死掉了,更不确定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这一切的麻烦,归根结底都源自地藏王。
现在,高玄都有点后悔了,他当初不应该看热闹。
不过,他终究不是那种怨天尤地的人。事情已然如此,再抱怨后悔根本没有意义。
最重要是解决问题。
最可靠的办法,现在就去仙界。不管从修者世界过去,还是从黄泉偷渡过去,成功的几率都很高。
除此之外,就是硬挺着,等到神魂力量逐步消解地藏王神威。
说到底,这不过是地藏王留下的一段咒文。不论力量有多强,没有后续能量支持,这股力量终究会慢慢消散。
原本高玄就是打的这个主意,通过时间不断消磨地藏王封印。同时,聚集众生智慧灵光,创造出更强力量。
双管齐下,应该用不上一千年就能解开地藏王留下的咒文。
可惜,迷梦的到来彻底破坏了高玄的计划。
强杀迷梦,似乎反而惹来了更大麻烦。最麻烦的是,高玄都不确定这个麻烦是什么。
对于强者来说,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血腥之主、暗影之主为什么那么容易杀掉,就是高玄看清了他们底细。
双方一动手,血腥之主他们就再没机会。
迷梦就比较麻烦,高玄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对方的极限在哪。对于迷梦的神力核心,他也没看的很清楚。
高玄都不确定他有没有杀死迷梦,迷梦是不是还在他记忆里藏着!
看着远方明亮的恒星,更远方的群星,高玄陷入了沉思。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刺客之王-第五百八十章 封印推薦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刺客之王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章 封印分享
他现在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也许从他拔剑那一刻,他就进入了梦境。
高玄拔出弘毅剑,看着明净如水剑刃上自己的倒影。
修长的剑身内有重重水波悠悠荡漾,如同秋风下的明净湖面。
剑身上的高玄面部倒影,也在水波中微微荡漾不定。
高玄沉默了一下握剑自语,“就凭我手中剑,谁能迷惑我。”
他说着挥斩弘毅剑,神魂力量催发涟漪剑。
都市小说 刺客之王討論-第五百八十章 封印閲讀
潋滟流转剑光一闪,没入高玄脚下。
这颗小行星直径只有一千公里,内部核心都是石质结构。表面都是各种陨石坑,看起来就像一块坑坑洼洼的石球。
细微的引力,让这颗小行星表层积累一层灰白尘沙。
高玄一剑下去,小行星没有任何声息。
停了几秒,小行星才猛然震荡、分解、爆碎。
高玄这一剑引动玄冥咒海之力,看似轻飘飘的涟漪剑,却已经把小行星一剑斩破。
涟漪剑内流转的剑光,更是把小行星内部结构全部摧毁。
一颗直径一千公里的小行星,就这么被高玄剑光轰爆了。
碎裂尘沙、石块在无形剑气推动下,八方飞扬。
近乎真空的宇宙空间,没有空气阻力。这些尘沙飞扬以均匀高速向外飞射。
转眼之间,星球的碎片就飞扬到很远很远。
高玄站立的地方,反而没有任何尘沙土石。
他看着远去尘沙碎石,计算着每一点尘沙飞扬的方向角度。
迷梦可以潜伏在他神魂记忆内,可以制造梦境。但是,迷梦不可能窥见他的内心真正想法。
很重要的一点,迷梦并不了解这个宇宙。
一颗小行星被弘毅剑斩爆,这看似简单,内里细节却太复杂了。
别说迷梦不了解这个宇宙物理规则,就是女娲在这里,她也无法在瞬间计算出所有星球爆炸的所有真实物理反应。
因为这不是扔一颗炸弹过去,而是高玄用弘毅剑斩爆,其内里剑光变化异常复杂。
整个星球应该如何爆碎,其物质应该如何正常反应,每一点尘沙的飞扬方向、角度、速度,都要符合宇宙物理规则。这要涉及的层面就太多了。不是靠着脑补就能完成的。
高玄精神力量分化亿万,捕捉每一点细微变化。包括在源力海层面对他剑光做出的反馈。
所有变化反应都符合他的计算,符合物理法则,符合他对源力海的理解。
到了这一步,高玄确信自己很清醒,并不是身处梦境而不知。
如果对方连这种测试都能骗过他,那被骗也就只能认了。
高玄可不觉得迷梦有这种本事。就算是地藏王,也绝没有这种本事。
确定自己很清醒,高玄又做了第二件事。他通过灵魂锁链联系了自己在修者世界的分身。
修者世界的时间流速和联盟差别极大。
高玄通过灵魂锁链联系,才发现自己分身已经到了寿元尽头。
虽然有先天无极道体,但没有真正神魂主持,只有一缕神魂投影。这个分身也没能更进一步。
好在这个分身修为非常高,在几千年漫长生命中到处云游。见多识广,也学习到了许多各种神通奇门秘术。
通过灵魂锁链,高玄接收了分身所有记忆。至于分身的寿命,就让他自然死亡吧。
做完这件事,高玄也收回了那一缕神魂投影。在分身的记忆中,高玄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第二件事,高玄通过灵魂锁链连接云清裳。
拥有自由之枪的云清裳,最擅长空间跳跃。双方距离虽远,有高玄灵魂锁链指引,云清裳还轻易穿越空间来到高玄身边。
云清裳也有些不解,不知道高玄大老远把她叫过来干什么。
看高玄神色也很深沉,他这副样子可是非常少见。
云清裳虽然清冷淡漠,这会也不由心里一紧。她直直看着高玄,用目光询问发生了什么?
“情况不妙。”
高玄用精神力量对云清裳说:“下面我要的事情很重要。”
“第一,我要封印自己。我这有一个永恒之棺,可以让时间凝固。”
云清裳实在忍不住了:“为什么?”
高玄避开云清裳的目光,“这是最关键的一点,你不要去追查原因。什么都不要问不要管。只要把我身体看好了。”
云清裳明眸中都是疑惑,但她太信任高玄了,高玄不让问她就不问。
她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要沉睡多久。”
“不确定。也许一百年,也许一万年。”
云清裳还要再问,高玄摇头:“已经说的太多了。记住,把我定的计划推行下去。保护好我。有什么事情多和女娲商量,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他想了下又取出一封信递给云清裳,“给其他人看的,谁不听话,不用客气。”
高玄说到这里已经取出永恒之棺,他想了下换了一套机械战甲。整个人就这么躺进去。
随着水晶棺盖慢慢合拢,高玄也缓缓闭上眼睛。完全封闭是永恒之棺,让时间在这一刻完全凝固。
云清裳看着永恒之棺内的高玄,脸上少有露出犹豫之色。
高玄这样撒手不管,让她异常为难。
从本性上说,云清裳并不喜欢管理,也不喜欢和人接触。
可高玄躺下了,后面的事情就只能由她来处理。
关键是高玄什么都说,急匆匆把自己封闭在永恒之棺里面。这举动太诡异了。
云清裳实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但她对高玄就是无条件信任。
一直以来,云清裳都相信高玄比她更聪明,也更有规划,更有远见。
简而言之,相信高玄就不会错。
就算有错,那她也愿意陪着高玄。不管这件事有多荒谬,她都要按照高玄的话去执行。
云清裳来的时候有高玄接引,回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三十天后,云清裳才带着永恒之棺回到圣堂总部。
这么重要的大事,当然只会通知最高层。
海伦,宋云熙,秦时月,三人都围在永恒之棺旁边不住打量。
秦时月老谋深算,不论心里怎么想,脸上都不会显露出来。
宋云熙性子稍微弱一点,她对云清裳也有些敬畏。心里虽然很多想法却不敢多问。
只有海伦最骄傲,对云清裳也很看不上。她看到高玄沉睡不醒的状态当即就翻了。
她高声质问:“高玄怎么了?”
“他出了点问题,把自己封印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折腾,云清裳到是完全冷静下来,回答的话里面也没有任何情绪。
海伦瞪着云清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鬼鬼祟祟的,你就不能说清楚?”
云清裳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海伦碧蓝眼眸中都是怀疑,她不相信云清裳什么都不知道。高玄最信任她,这种大事怎么可能不交代清楚。
更让她不爽的是,高玄居然什么都没和她说。
海伦越想越怒,“你让开,我自己和高玄说。”
她说着就想打开永恒之棺,云清裳冷冷拦住海伦,“你再动我就杀了你。”
云清裳说话声音很轻,可言语中却有着森然冷冽杀意。
海伦禁不住退了一步,她美艳绝伦的脸上颜色不断变化,在她手上也多一柄长长三叉戟,无尽的源力海都被引发的动荡不休。
她直视着云清裳说:“我可不怕你。”
云清裳并没有回应,她只是淡漠看着海伦,眼中无悲无喜。
除了高玄之外,其他人在她眼中没多少区别。海伦要执意找死,她绝不留情。
看到双方剑拔弩张,宋云熙更紧张了。
秦时月实在看不下去,他干咳了一声:“高玄还在里面躺着呢,你们真要打架,就去外面。”
秦时月力量强大,而且能让高玄高看一眼,在云清裳、海伦这也有些分量。
海伦一脸委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云清裳连个交代都没有,我当然要问个清楚。高玄还没死呢!”
云清裳想了想掏出一封信递给秦时月:“高玄留下的。”
秦时月打开信封取出信纸,上面就写着一句话:不要碰我。一切听云清裳的。
海伦和宋云熙早就凑过来,两人也都看到信纸上内容。
海伦又是不解又是愤怒,宋云熙则默然不语。
秦时月叹口气:“既然高玄这么说,那就按他的话办吧。”
说着,他看向了云清裳。
秦时月想不通高玄搞什么东西,但他还是愿意服从高玄的意愿。
而且,云清裳真的强横。他就是和海伦、宋云熙合力,也未必斗得过云清裳。
这时候,服从云清裳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海伦虽然有点不忿,却没再说话。秦时月都支持云清裳,大局已定。
云清裳淡然说:“一切按照原有计划进行。推动圣堂改革,建立完善修真体系全联盟推广……”
她最后又说:“从今天起,我会一直坐镇总部。圣堂的事务,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这些,云清裳就不再说话。
秦时月和海伦、宋云熙到是商量了许久,虽然云清裳不说话,但是,这种级别决策不能瞒着云清裳。
高玄上次失踪二十年,众人都没太在意。以高玄的本事,去哪都没事。
可是,现在高玄躺在棺材里。明显是情况大大不对。
别说海伦、宋云熙,就是秦时月心里都有些不安。
云清裳虽强,可高玄才是真正中流砥柱。现在高玄出了问题,联盟还会那么安稳么?
等秦时月他们都走了,空中光影一闪,穿着五色长裙的女娲浮现出来。
女娲没管云清裳,她轻轻抚摸永恒之棺,“他到底怎么了?”
云清裳摇头:“他不说。”
女娲转化为真正生命后,云清裳就和女娲见过面。
毕竟女娲太重要了,高玄的宏大理想,也只有女娲才有可能做到。
女娲轻轻叹口气:“你说他是不是想躺在里面偷懒?”
“不是。”
云清裳回答简短却有力。
女娲五彩眼眸中无数光影闪耀,却依然无法计算出任何有说服力的答案。
她再次叹气:“看起来情况很不妙。”
云清裳淡然说:“高玄说了,后面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女娲深深看了眼云清裳:“听起来到像是他说的话。”
她说着忍不住轻轻敲了敲棺材:“我就说你该补补了,你还不信,你看你虚的都昏迷不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