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25、比詩文?賭鬥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好看的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25、比詩文?賭鬥展示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文斗。
以玄黄之气演化万物,以假乱真,甚至让对方陷入迷境。
韩啸也是在来中州路上,才知道儒道还有这般比斗之法。
这比斗只在中州流传。
因为文斗需要修出玄黄气,还要在玄黄气浓郁之地。
遍数天下,只有中州才能有那么多修出玄黄气,还无聊争斗的学子,也只有中州,才有那么浓郁的玄黄气。
“这位公子,韩师兄才到中州,还未拜过文庙,你现在提出文斗,似乎不太合适吧?”
韩啸还未出声,一旁的宁绍坤连忙开口。
虽然知道韩啸不差玄黄气,但他是昌宁学子,才到中州,身上玄黄气与此地并不相合。
此时文斗,他能调动的玄黄气很少。
这样一来,算是吃了个暗亏。
对面的苏博望听到宁绍坤的话,眉头微微一皱。
同是宗师弟子,他不愿胜之不武。
“也容易,诗词歌赋,儒道四艺,比诗一首便是。”
“的确,诗有文气自盎然,以文气定输赢。”
苏博望身边的几人鼓噪出声。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225、比詩文?賭鬥閲讀
苏博望轻轻一笑道:“也可。”
文气,中州之地,儒道佳作,不管诗词文章还是书画篆刻,只要能彰显儒道昌隆,就能有文气浮现。
此是天道眷顾,只中州能有。
中州文风之盛,可见一斑,看不起外来学子,也是有其道理。
比诗词?
韩啸心中轻叹。
他并不好此道。
奈何后世传承无数,耳濡目染,总能挑些佳作吧?
“师兄,这比诗词,你成吗?”
宁绍坤凑过来,低声问道。
中州不同于其他地方,若是不战,会被人瞧不起。
但宁绍坤也不知韩啸诗词水平到底如何,一时有些忐忑。
韩啸微微摇头。
宁绍坤心底一凉,却听到韩啸轻轻道:“我不擅此道,不过赢他,够了。”
不擅此道,赢他够了。
此一句话轻描淡写,其中却透出无限豪情。
那些围观的宾客全都低声喝彩。
“哼,诗词文章,可不是嘴皮子厉害就可以。”
苏博望冷哼一声,摆手道:“上笔墨。”
店家赶紧将准备的笔墨送上。
两边桌子空出,摆上纸笔。
“一炷香时间,作诗一首,文气盛者获胜。”
这规矩似乎已经是约定成俗,所有人都没有异议。
宁绍坤给韩啸一个你能行的眼神,缓步退到丈外。
对面也是,只留下苏博望一人站在桌前。
“见兄台一路风尘来中州,苏某略有所感,特赋诗一首。”
苏博望毫不客气的伸手提起墨笔,在纸上开始书写。
“风尘仆仆千万里,得陇望川都是空。”
他一边写一边吟,开篇一句就以都是空来讽刺韩啸。
“不如躬耕田园地,只管三餐果腹中。”
四句诗写完,苏博望抬头看韩啸还未动笔,轻笑道:“韩公子若是就此回转,可将我这诗文带走。”
只配三餐果腹,没有资格来这中州扬名立万。
这是许多中州儒修对中州之外的学子的讽刺。
中州之地,文风兴盛,外地学子那点学识,还是莫要显摆的好。
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25、比詩文?賭鬥閲讀
“苏兄何其慷慨,苏兄这亲笔手书,可是价值万金啊。”
“不若将这手稿送我,我出一百灵石。”
见苏博望书就,那几位与他同桌之人纷纷出声。
“这位苏公子好文采啊,不过盏茶功夫就写出如此应景之作。”
“你是不知,这位苏公子可是我绍明县宗师卢阳的入室弟子。”
“怪不得,啧啧,这诗文气必然满溢。”
……
围观众人议论纷纷,浑不把韩啸这些外乡人放在眼中。
中州人自有中州人的傲气,苏博望是中州人,所有人自然看好。
宁绍坤气的直跳脚,幸好被身后几位商队主事拉住。
“少掌柜,韩公子之能,你还不放心?”
“就是,韩公子可是连大掌柜都佩服的人物。”
几位主事的劝解让宁绍坤静下心来。
他眼珠子一转,推开几人,大步上前道:“诸位,在下宁宇商行少掌柜宁绍坤,也是这位韩啸公子的书院师弟。”
他声音不小,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我是个商人,喜欢用钱讲话。”
宁绍坤的话让那几位中州学子纷纷冷笑,嗤之以鼻。
“啪!”
宁绍坤也不废话,甩手将一块灵石扔在桌上。
一块灵石。
但却让二楼众人都移不开眼睛。
这灵石光晕内敛,只有晶莹流光在其中流动。
上品灵石。
一块便抵得上万块下品灵石的上品灵石。
中州虽然富庶,但这么随意就扔出一万灵石之人还是不多的。
“我师兄比诗文,我怎么也要赌个彩头,我以此灵石下注我师兄胜出,有兴趣对赌的尽管来,宁某最不缺的就是灵石。”
宁绍坤背起双手,脸上现出一丝傲气。
人傻,钱多。
“哈哈,世上还有这般傻人,我压苏兄胜出,三百灵石。”
“我也压苏公子两百灵石。”
“虽有些胜之不武,但给你们这些外乡人一个教训也好,老夫也压苏公子一千灵石。”
……
不过片刻,上品灵石的对面已经堆起一堆灵石,目测也有五六千。
仅是小小镇落的一处酒楼,随意就能拿出这么多灵石,堪比一家普通宗门,可见中州之富不是虚言。
“绍坤你这么笃定我能赢?”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25、比詩文?賭鬥看書
韩啸好奇的转过身,笑着问道。
“输赢小事,主要是手痒了。”
宁绍坤摆摆手,很是随意的开口,但微微颤抖的眼角却将他的紧张出卖。
一万灵石可是宁致远给他在中州的花销,若是输了,往后只能在商行混饭。
“那个,我们掌柜说,为二位公子助个兴。”
便在此时,一位青衣小二上楼来,捧着一个小托盘。
这托盘中放着大约十块灵石。
他将灵石送到苏博望那堆边放下,想了想,又从怀里小心的拿出一块灵石,放在韩啸这边。
“这位公子,您好生写诗,这块灵石我压你。”
小二说完,不敢转身看楼上其他人脸色,一溜烟下楼去。
韩啸这边,孤零零的两块灵石放在那。
“苏兄,这位韩公子或许还不知文气如何展现,要不你演示一番?”
就在韩啸准备提笔之时,有人开口道。
“也好,我便先让韩兄看一眼我这诗文的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