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零一章 城主遊巡一讀書

Home / 言情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零一章 城主遊巡一讀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逼迫自己不再去看她。
久儿的一举一动对于他来说都是极大的诱 惑,他真怕自己兽性大发,办了她。
虽然,久儿说过神族人的发育跟人族不一样,但久儿现在毕竟还没及笄,不知道能不能承受的住……
来日方长,他还是再等等。
……
城主继位大典之后,按例下午就该城主游街,以示与民同乐。到了晚上还要邀请百官,达官贵人,共享太平。
城主马车跟墨君羽以往坐的马车不同,它是开放式的。
外观豪华奢侈,金灿灿的车身,以及镶金的圆形顶盖。
四面皆是用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白色的丝绸朦胧又飘渺的遮住了马车内的风光,给人遐想的猜测。
镶嵌着紫色琉璃宝石的流苏,随着马车的缓缓驶动而轻轻摇曳摆动。
在太阳光辉的映衬下,整辆马车更加富丽堂皇,尊贵精致。
马车内也很宽敞舒适,即便两个人躺在里面也是绰绰有余。地上铺着白色绒毛地毯,踩在上面柔软又舒适。
墨君羽搂着凰久儿细腰,盯着那软软的地毯若有所思。
确实很软很白,但都不及久儿身体的万分之一。
如果久儿躺在上面……白皙如玉的肌肤,柔软如水的身躯……
他喉结滚了滚,敛住心神,甩掉脑子里那旖旎的画面。
今日午膳差点收不住的后果就是,他脑子里时不时的就会跑出些不该有的画面。
他对久儿的身体竟然馋到如此程度,真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到她及笄的时候。
墨君羽的安静让凰久儿有些许疑惑,转过头发现这家伙竟然在发呆?
外面热火朝天的呼喊声,震耳欲聋,他不去跟他的子民打个招呼,竟然能在这么热情洋溢的氛围里发呆,这厮脑回路真是常人不能及。
她顺着墨君羽的视线往下看,嗯……这家伙是看地毯看出神啦?没想到他竟然喜欢这种毛绒绒的东西,简直颠覆她对他的三观。
“墨君羽?”凰久儿忍不住出声问道,“‘你在想什么啊?你刚刚是发呆了吗?”
墨君羽心中一惊,一丝郝色浮现,他咳了一声,心虚的否认:“没什么,只是太过吵闹,不喜而已。”
害,要不要这么诚实。
“就是你不喜,他们可是你的子民,你也不能这么冷漠吧。你看这些人激动的差点就要冲出官兵的防卫圈了。”凰久儿随手指了一个地方。
墨君羽顺着她指的地方遥望过去,确实看见了一群激动的不能自已的人。
只不过那是一群情窦初开的姑娘,她们像是羊癫疯发作一样,又喊又叫,疯狂的如同蹦蹦车,不停摇摆抖动跳动。
“城主大人,我要嫁给你生猴子。”
“啊!城主大人,啊!墨公子。”
“啊啊啊,我不行了,我晕了。我要城主大人给我做人工呼吸,嘴对嘴那种。”
墨君羽脸色一黑,眸光幽深,“久儿希望我对他们热情?”
“咳咳,不,我的意思是……”凰久儿心虚,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她不是有意的。
她挣扎一番,最终在墨君羽吃人般眼神的威胁下,缴械投降,“好吧,你随意。”
呜呜,每次他想吻她的时候都是那种眼神,她可不想当作这么多人的面,上演如此羞耻的一幕。
“久儿好像在担心什么?”墨君羽低笑,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难道担心他在马车上把她吃了?
嗯…这个想法似乎不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战禁忌的兴奋,和害怕被发现的刺激,让人跃跃欲试,内心激动,甚至热血沸腾。
“哦,我沒有。”担心什么?还不是担心他兽性大发。但这能说吗?好像不能。
若他不是那个意思,说了反倒让他觉得是自己想,让他看笑话。就算是,估计他也不会承认。
所以,不能说,不可说,说不得。
“可久儿这样子明明就是有什么?”墨君羽玩性渐起,不依不饶。
等着久儿炸毛的可爱样子,或许还能讨点特殊福利也说不定。
“嗯,就是…”这家伙是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了吗?
凰久儿秀眉微拧,转移话题,“害,我这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有点紧张,怕给城主大人丢面子不是。”
“是吗?”
“是的,千真万确。”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零一章 城主遊巡一展示
“久儿是不是很紧张?”
“对的对的,好紧张,紧张的要命。”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久儿不紧张。”墨君羽薄唇微勾,凤目含情,水光潋滟。
他专注含情的凝视着凰久儿,眸光柔和似水,仿佛能将人给融化了。
凰久儿微愣,下意识的问出口:“什么办法?”
问出口后,看见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得逞,暗道不好,被算计了。
这个家伙又给她使美男计,太不要脸了。偏自己又很喜欢他这一套。
想要逃离却是已晚,墨君羽绝世无双的俊美脸庞已经压了上来。
一帘之隔,朦胧似薄雾,如烟缭绕。帘外人声鼎沸,帘内人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马车外街道两旁站满了拥挤的人群,他们异常兴奋。新城主巡游这场面或许有生之年也就只能遇见一次。
况且新城主还是风采绝伦的第一美男子,他们将脖子伸的跟长颈鹿的脖子似的,踮起脚,目光随着那豪华精美的马车移动。
白色丝绸帘子上朦胧的倒映出飘渺的身影,并不是那么分明,却隐隐约约的能看出似乎有两个,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他们翘首盼望着那马车的帘子能掀起那么一点点,哪怕一丁点也能短暂偷窥的片刻风光。
可是,失望总是比惊喜多。
马车走的很平稳,帘子严丝合缝,似乎要严守住里面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
凰久儿心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
她真的好怕来一阵风,将这薄如蝉翼的帘子吹开。
众目睽睽之下,心忧的同时,居然又隐隐有一份刺激。
前所未有的尝试,怀中女人小心翼翼的配合。墨君羽觉得这次的决定真是对极了,全身都亢奋的停不下来。
但他还是有理智的,在即将控制不住的前一刻,松开了怀中的女人。
“还要继续吗?嗯?”他的声音沙哑又磁性。
若继续,他可就真的会不管不顾要了她,在这里。
“不,不要。”凰久儿拒绝。
这样的刺激虽然有点爽,但若被人发现就不是爽,而是不雅,会被人骂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