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997、爸爸帶娃,活着就好(求月票)展示

Home / 都市小說 /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997、爸爸帶娃,活着就好(求月票)展示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王梓博现在还没意识到,吹牛逼的时候加一句“我朋友系列”,再辅以诚恳的表情,能够有效提高故事的真实性和观众的代入感。
不过也不能怪王梓博,他除了和陈汉升说话能够骚两句,和女孩子包括长辈交流完全没有技巧的。
陈汉升离开金基唐城后,直接前往沈幼楚那边吃饭。
今天是大年三十的中午,不过“幼楚党”并没有到齐,冯贵和沈如意还在奶茶店里工作。
因为这个时候逛街的人很多,生意特别火爆,而且奶茶店有些员工回老家了,所以只能冯贵和沈如意亲自顶上;
莫二妈也开车回港城了,她要回家探望亲戚长辈,要不是陈子佩现在离不开妈妈,莫珂大概都想把小小憨包捎上。
不过这边人依然很多,老陈、梁太后、婆婆、冬儿、阿宁、还有沈幼楚和小小憨包。
电视里放着央视三套的《星光大道春节特别版》,梁美娟比较喜欢看这些节目,热热闹闹的吃完饭,趁着沈幼楚给闺女喂奶的时候,陈汉升悄悄问着亲妈:“今晚怎么安排,哪边啊?”
“没安排!”
梁太后瞪了一眼儿子,要不是这个狗东西,自己哪里需要这样为难。
“小鱼儿建议,让我们大年三十的晚上在这边过,明天再去她那边。”
最后,还是老陈说了实际情况。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997、爸爸帶娃,活着就好(求月票)分享
“小鱼儿······”
陈汉升皱了皱眉,如果是梁太后的安排自然没问题,不过这是萧容鱼的建议,陈汉升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劲。
他怎么都猜不到,其实这是萧容鱼和沈幼楚协商后的决定。
“也无所谓了。”
陈汉升心想年后我都要解决修罗场了,今天明天在哪里过节很重要吗?
······
下午的时候大家开始大扫除,陈汉升偷懒不想做,借着“带孩子”的名义,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笑呵呵的看电视。
其他人都是懒得搭理他,反正也就是扫扫地、擦擦桌子、洗洗盘子,任务并不是很重,不过梁美娟是不能容忍的。
她搬出了一摞玻璃杯,“呼啦”一下全部摆在陈汉升面前,用命令式的口吻说道:“全部洗完。”
“这个······不是我不想洗。”
陈汉升捡起一个杯子,推脱道:“杯口太小了,我手指都伸不进去,怎么刷啊?”
“你不会找个工具啊。”
梁美娟威胁道:“赶快去做事,别逼我大年三十动手。”
“妈,我来吧~”
正在整理冰箱的沈幼楚,低着头走过来,准备拿起玻璃杯。
“你别惯着他,我们一起去整理冰箱。”
梁美娟拦住沈幼楚,再一次警告陈汉升:“三点之前必须刷好!”
“知道了。”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txt-997、爸爸帶娃,活着就好(求月票)展示
陈汉升郁闷的把玻璃杯搬到卫生间,比划两下真的只能塞进两个手指,多塞一根都觉得拥挤。
“什么工具合适呢······”
陈汉升左看看右望望,突然一拍大腿:“差点忘了,有个现成的工具啊!”
······
没过多久梁美娟和沈幼楚收拾好冰箱,走出来看见陈汉升果真没有偷懒,正在卫生间里老老实实的洗杯子呢。
他情绪貌似挺高兴的,嘴里还唱着“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不错。”
梁美娟欣慰的点点头,不过,就在她准备亲亲小小憨包的时候,突然发现孙女不在婴儿床上。
“难道被抱出去散步了?”
梁太后摇摇头,刚才也没人出去啊。
她从客厅找到阳台,再从阳台找到卧室,最后终于在卫生间发现了。
陈汉升这个混账东西,正把亲闺女抱在怀里,用她肉嘟嘟的小胳膊,沾着温水刷着玻璃杯呢。
其实还别说,宝宝的胳膊正好能伸进玻璃杯里,卫生间开着浴霸一点都不冷,就连呆呆的小小憨包都在开心的蹬着小短腿。
不过这一幕落在奶奶的眼里,她就觉得血压在急速飙升,这是自己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心肝宝贝,居然这么小就出来打“婴儿工”?
陈汉升是背对着门口的,他一点都没发现异常,还时不时对闺女讲道:“爹这是在教育你,世界上没有一口奶是免费的。”
“哗!”
梁美娟转身就冲进厨房,紧接着就听见老陈惊呼的声音:“你拿菜刀做什么?”
“我就是拎不动100米的大刀。”
梁太后大声骂道:“不然非一刀劈了这个狗东西,你别拦着······”
陈汉升听到动静吓得魂飞魄散,没等他锁好门,梁美娟就走到门口了,不过手里拿的是衣服架子,看来菜刀被劝下来了。
“先把宝宝给我。”
梁太后压着怒火说道。
陈汉升不敢用宝宝当“人质”,乖乖的把闺女交出去,不过小小憨包还挺喜欢刚才的娱乐活动,指着玻璃杯“喔喔喔”的叫着。
“妈,你也看到了。”
临刑前,陈汉升还想挣扎一下:“这是陈子佩自己想为家里做点事,没人强迫她的·····”
“嘭!”
“没人强迫啊!”
“嘭!”
“你再说遍一遍试试!”
“嘭!”
“我都说了,大年三十不想动武,你为什么非要逼我!”
······
“嘭”是衣架打在陈汉升羽绒服上面的声音。
下面则是梁美娟教训儿子的声音。
陈汉升皮糙肉厚又穿着衣服,虽然不疼但是总有一种“屈辱感”,连忙向沈幼楚求救:“你快过来拦一下啊,棒下再不留人,我就要被杖毙了。”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
梁太后正在气头上,老陈说话都不管用,再说陈兆军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看着儿子被打,脸上也是一副痛快的表情。
所以,陈汉升只能找沈幼楚帮忙。
平时沈憨憨肯定会过来劝的,不过刚才陈汉升做的事情太过分了,沈幼楚左手抱着闺女,右手牵着妹妹,嘟着小脸,“吧嗒”一声走进卧室还关起了门。
“我靠······”
陈汉升只能认命的低下头。
15分钟后,陈汉升揉着屁股走出卫生间。
他被打了15分钟,并不是梁太后只打15分钟,而是她老人家的体力,只能坚持15分钟了。
在这个过程中,婆婆眼皮都没动一下,冬儿也只是跑过来看了两眼,又吐吐舌头的去忙了,老陈安逸的坐在沙发上,瞟了一眼儿子问道:“滋味如何?”
“切!”
陈汉升还挺不服气:“我们父女俩玩得挺开心的,搞不懂为啥又要挨打。”
“嗬嗬~”
老陈笑了笑,他也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带陈汉升时候的样子。
大概爸爸带娃就是这样,没有危险时,爸爸就是最大的危险;有危险的时候,爸爸就是最坚强的靠山。
总结起来一句话,爸爸带娃,活着就好。
······
(今晚还一章,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