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妖魔哪裏走 起點-610.你不對勁展示

Home / 仙俠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妖魔哪裏走 起點-610.你不對勁展示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一石激起千层浪。
听到这话门口摆出防卫阵势的卫兵大吃一惊,纷纷冲上来拉开马车车门。
刘寿闭着眼睛虚弱的抓挠:“饶过我绕过我,我骨髓没了,别吸我骨髓了,我浑身都在着火,着火了,帮我灭灭火,我有钱,我给你钱……”
移谶术的恐怖正在逐渐展示出来。
短短几日,他那魁梧的身躯已经变得干瘪,就像是被抽走了血肉一般,皮包骨头,脑袋就是个大骷髅。
而且皮肤蜡黄,人还活着也年轻着,可是却长出了一块块或者灰色或者黑色的斑块。
黑色的是老人斑,灰色的像是尸斑!
更有一股味道从他身上往外冒出,这是一股说不上的味,不臭也不骚,可就是不好闻。
有士兵仔细一嗅后面色难看:“死人气!”
旁边的士兵低声道:“闭嘴,你不要命了不想活了!”
士兵长官飞快进门,接着刘和沉着脸出来。
王七麟冲他抱拳道:“四郡王,本官幸不辱命,总算将三郡王给带回来了!”
刘和阴沉着脸点头,他先去关切的看了看刘寿,看着兄长的样子他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便被呛得咳嗽几声:“咳咳,什么、什么鬼味道?”
士兵们纷纷低头。
刘和一怔,他生在帝王家,自然见多识广。
明白真相后他拳头一握当场咆哮:“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送我三哥进府!快去找蜀山的老神仙,让老神仙给他救命!”
士兵们急忙驱动马车进府。
刘和凝视王七麟问道:“王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一直到今日……”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只是盯着王七麟看。
王七麟平静的说道:“还请四郡王海涵,山中乃是九黎峒的地盘,我们进山之后便去追逐黎贪山狼,可是他带着三郡王……”
“废话少说。”刘和厉声道,“王大人直入主题!”
沉一瞪眼往前重重迈步,怒吼道:“阿弥陀佛!你跟谁俩呢?你吆喝什么?注意你的态度!”
刘和身影中走出个身穿黑衣的人,这人全身缠着黑布,只有一双眼睛留在外面。
但他眼睛却没有白眼仁,整体漆黑,恍若墨石!
他扭头斜睨沉一,双腿岔开拧腰侧肩低声用生硬的腔调说道:“你,死!”
沉一手腕一甩伏魔杖重重凿地:“阿弥陀佛,大胆妖魔,你……”
王七麟伸手拦住他,对刘和说道:“四郡王……”
“这贼和尚方才对小王好生无礼,根据我王府律法,该当死罪!”刘和打断他的话冷漠说道,“不过王大人帮我王府找会三郡王,立下大功,看在王大人的份上,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伊贺真刀,拿下!”
听到这话王七麟收回手臂,喝道:“伊贺真刀?原来是在山中诛杀数十百姓的东瀛倭寇伊贺真刀?沉一,拿下,治罪!”
吞口愕然问道:“七爷,这什么……”
徐大一把捏住了他嘴巴。
王七麟这话是给沉一找个动手的由头而已,这是往对方头上扣屎盆子呢!
沉一却也当真了,他一摸光头踏前一步,叫道:“东瀛倭寇?可是横行东南海滨杀我大汉百姓、抢我大汉财宝粮食的东瀛倭寇鬼?”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阿弥陀佛,喷僧今日要超度你!”
伊贺真刀挥手冲他伸出大拇指,沉一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结果对方手腕一转,大拇指倒转向下了!
沉一真是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王七麟喝道:“你还愣什么?不必手下留情!”
沉一沉声说道:“七爷你此言差矣,我师傅给喷僧讲过这东瀛倭寇,他们招数很邪很怪的,与他们作战不光要都勇还要斗智!”
观风卫一行人顿时心生悲观:斗智的话那沉一不输惨了?
伊贺真刀倒是很稳,他如木桩一般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透过墨石般的古怪黑瞳盯着沉一看。
沉一伏魔杖上的金色梵文跳动,他一撸杖杆子喝道:“好你个妖魔,竟然还会邪祟手段?大胆狂徒,吃喷僧一杖!”
风声呼啸,伏魔杖劈空砸出!
阳光之下,一道银光长炼般划破苍穹,空气依稀被展开,围观者无不感觉呼吸一滞!
‘砰’的一声响,沉一伏魔杖与一柄快刀交叉在一起。
墨石黑瞳没有丝毫温度的看向沉一,沉一闷吼往前一步迈出,伏魔杖顶端‘咔啦啦’的响,杖冠打开,铃声响起。
伊贺真刀身影猛的消失!
地上尘土飞扬,快刀对着沉一裤裆就咧上去了。
一旦此刀命中,那沉一以后就肯定会尿分叉了!
沉一艺高人胆大,一声佛号抬脚踢出!
佛脚侧踢,伏魔杖敲地:“妖魔,滚出来!”
地面震动,快刀后退隐匿进入路边一棵粗粗的梧桐树里。
沉一快步追随,伏魔杖带千钧之力砸出,梧桐树化作碎片飞向四方。
飞溅的木片中一个身影窜出,甩手便是快刀连斩!
沉一大吼:“阿弥陀佛!”
不退反进!
伏魔杖耍的呼呼飞转,木片如狂风中的大雪被带飞,带刀劈来的黑影化作两个,沉一单手挥舞法杖另一手握拳锤出,一个拳头化作八个影子,八个拳影瞬间大如簸箕!
谢蛤蟆喝道:“无量天尊!四业伏魔拳!”
又是刀撞伏魔杖声,一个身影借机翻跃落地再度消失,另一个黑影被拳影撕碎化作道道黑布。
徐大等人见此鼓掌:“高僧牛逼!”“老牛逼了!”“牛逼噫吁戏!”
地上有数道土龙拱起,沉一甩伏魔杖砸出,数道土龙轰鸣出现,每一道土龙都是一个身影!
苦无飞舞、刀光闪烁,空气中弥漫着森森寒气,伊贺真刀身影鬼魅般飘忽,瞬间几十把快刀包围沉一。
沉一深吸一口气以快打快,修长的身躯追击鬼魅般的身影竟然不落下风。
刀气纵横,刀劈禅杖声清脆,如暴雨打玉盘,不绝于耳。
又是一个身影从土中杀出,出现在沉一背后猛然拔刀!
沉一挥舞禅杖格挡前方顺势一记老马后踢腿一脚踢在这身影刀柄上硬生生将他拔出半截的快刀又给踢了回去!
他大笑道:“以为喷僧后面没有眼吗?”
徐大叫道:“大喷子牛逼!但大爷想问一句你后面的眼是你第三只眼吗?”
沉一将伏魔杖甩的密不透风,两个黑影两把快刀与他打了个旗鼓相当但他依然有余力长笑:“喷僧让你们见识见识马王爷爷第三只眼的厉害!”
他面色陡然赤金,一个黑影用东瀛话厉喝一声,手中长刀顿时旋转飞出。
长刀绕着沉一飞转,他双手往腰间一抽竟然又是双刀出鞘。
他双臂摆动双刀交叉,如大鸟展翼又转为剪刀收起!
沉一甩出伏魔杖接着双手双肘皆为武器,挥拳抬腿、拍肘飞脚皆有金光闪过。
谢蛤蟆大喝道:“竟然修成金身罗汉!”
一听这话双刀黑影身影再度幻化,四个身影出现八柄快刀化作囚牢!
沉一如困虎,伏魔杖飞回他单手抡起转身做大风车甩动,四个黑影蝴蝶穿花般飞舞。
有的上飞有的下翻,一时之间天地之中全是刀锋与刀风!
沉一浑然不惧以快打快,僧袍被刀锋撕碎有金光澎湃,他压制黑影出击,一个个黑影被他撕扯成碎片,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影!
这人刀化游龙劈出,沉一侧身以肩膀生扛刀尖——
快刀顿时穿入,两人距离立马拉近,沉一一拳开出,拳风撕裂空气,伊贺真刀身后衣服怦然爆裂!
他被打得往后倒飞数丈,鲜血喷出落地鲜红。
伊贺真刀落地迅速跳起,厉声道:“根本不是罗汉金身!”
谢蛤蟆淡淡的说道:“哦,老道看走眼了!”
沉一快步追上,禅杖砸出,连远处梧桐树都颤栗抖动!
伊贺真刀跺脚钻入地下,沉一又是重步践踏又是禅杖击地,大地震颤,飞沙走石!
“大胆妖魔,你哪里走!”沉一学着王七麟吼叫,伏魔杖左右开弓,两边土地纷纷爆裂。
伊贺真刀从裂缝中钻出来甩手便是一片飞刀,沉一甩袖荡开飞刀将伏魔杖踢出。
此时伊贺真刀身在半空不便闪躲,便双手结印竟然在身前幻化出一个模糊的轮钴!
王七麟面色微微一变:“大手印!”
伏魔杖被轮钴印弹飞但沉一泛着金光的铁拳跟进,被禅杖砸到隐约不可见的轮钴印又被沉一一拳轰出,空气爆鸣、劲风四起,伊贺真刀又是倒飞着一口鲜血喷出。
沉一追击,他落地后麻利的翻身而起一把摔下,突然之间轰鸣声起,瞬间路上一片白雾。
白雾缓缓落下,此时伊贺真刀已经不见了!
沉一重重跺脚吼道:“阿弥陀佛,胆小鬼,出来!”
刘和面色空前难看。
沉一脱下僧袍随手扔出,接着矫健身躯追着僧袍而去,一拳劈在僧袍上!
僧袍笼罩在路边一块石头上,石头暴起却已经太晚,撕开僧袍然后看到了一个砂锅那么大的拳头……
金光拳头砸下,伊贺真刀半边肩膀都要塌了,被硬生生砸回地上,一时之间他甚至无力站起,再吐鲜血半跪在地。
沉一转身从后面摁住他后脑勺狂笑道:“阿弥陀佛你个傻子,祯王府这路平坦干净的跟我家二喷子后背一样!这路边怎么会有一块灰不溜秋大石头存在!”
徐大紧了紧腰带讪笑道:“你娘!肯定是偷看大爷洗澡了!”
王七麟喝道:“沉一,住手!”
他不想让沉一杀了伊贺真刀,实际上刘和挑动伊贺真刀找沉一的事那是冲他面子去的,就是为了对付他!
之前刘寿刚被带出城的那天早上,王七麟在城门口实在是没给刘和面子!
四郡王从小到大可能都没有那样被人呵斥威胁过,如今到了祯王府门口,且刘寿被带了回来,他怎么可能再继续忍着这口气?肯定要收拾王七麟!
王七麟对祯王府有恩,刘和不能对他动手,那就要对他手下动手,这一样可以打他的脸!
什么叫嚣张跋扈?这就是嚣张跋扈!
你救了我们家人又如何?你救他那是你的本分是你的责任!我家乃是皇族、是九洲之主,你们这些人说好听了是朝廷命官,说不好听不就是我皇族的看门狗吗?
刘和的心思,王七麟太懂了!
所以他对付起祯王一方来特别有动力——皇家是压迫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之一!
他王七麟虽然没本事将这座山给整个搬走,但搬走几块石头给老百姓赢得几口喘息之气还是可以的!
沉一强悍的身手让刘和大为忌惮,他挥挥手,影子里面又爬出来了两个人。
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后。
与伊贺真刀一模一样的扮相。
浑身缠着黑布,只露出两颗黑色眸子。
王七麟见此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还以为那东瀛黑鬼子是刘和特意请来的高手护卫,没想到是个量产的货色。
但他能看出来伊贺真刀不是庸手。
沉一赢的不轻松,刘和这边竟然还有两个甚至更多一样厉害的,而且随随便便就抽出来这么多高手,那王府掌握的能量确实不是一般强大!
沉一不在意,押着伊贺真刀走回来,英俊的脸上是非凡的嘚瑟:“阿弥陀佛,怎么样,喷僧说的对吧?跟这些东瀛倭寇打,不光要斗勇还要斗智!”
王七麟抓住伊贺真刀肩膀将他推回给刘和,说道:“四郡王,多有得罪了。”
刘和凝视沉一说道:“王大人,他冒犯小王,现在你一句‘多有得罪’,就算结束吗?”
王七麟不咸不淡的顶了一句:“我们救三郡王的时候,九黎峒方面不畏官威,本官只好拿出陛下御赐圣物来震慑他们。结果三郡王往本官脸上、往圣物上都吐过痰,那本官又该怎么处理?”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610.你不對勁推薦
刘和断然道:“那我三哥当时一定是头脑混乱,甚至就像现在一样,已经没了意识。”
王七麟指向沉一说道:“我们观风卫这位大人从小就头脑混乱……”
“喷僧是个傻子。”沉一得意的对刘和说。
听着他说出的话再看他那表情,刘和还真相信这句话。
有锦衣中年人很快的出来,低声道:“王爷有请四郡王快快回府,三郡王情况不妙!”
刘和面色一变,对王七麟点点头一甩袍摆急匆匆进门。
王七麟带人跟在后面,他担忧的看向谢蛤蟆,谢蛤蟆给他传音说道:“移谶术反噬,刘寿没命了!”
刘和进入王府大门之后回过头来说道:“王大人请你和你的下属走的快一些,蜀山有老神仙在我王府之中,他可能需要咨询您一些事来救治我兄长!”
一听这话,王七麟知道要坏菜。
祯王府一方不对劲!
上次王府设宴款待他们,那可是大张旗鼓的邀请了他们,但当时到了王府门口,刘和却不怎么想让他们进入其内。
这次刘和竟然主动邀请他们全体人员一起进府?
若是先前刘和表现出对他们救回刘寿的谢意,那这能说得过去。
其实呢?
其实刘和记恨王七麟前几天在锦官城的城门对他的忤逆,他本想报仇洗清耻辱的。
结果锦衣人出来告知他一生祯王让他赶紧回去,他对王七麟一行态度大变,竟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这不怪了吗?
涉及到自身安危和生死问题,王七麟总是很小心很苟。
他立马意识到一个可能:先前谢蛤蟆给他传音入耳,怕是锦衣人也给刘和传音入耳,让刘和赶紧带他们进入王府,然后……
事情不妙!
王七麟立马停下脚步,他往后面使了个眼色,回过头来笑脸盈盈:“三郡王情况危急,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应当需要清净,所以本官来看,我观风卫这些毛手毛脚的手下人就不要进去了,人多口杂乱糟糟,恐怕会影响三郡王的疗伤。”
刘和自如的说道:“诸位都是救护小王三哥的恩人,怎么能等候在门外?至少也应当进去喝一杯凉茶吃一口冰镇瓜果歇息歇息。”
徐大一听这话捂着肚子叫道:“嘿哟,四郡王您可别提冰镇瓜果!我们之前为了救三郡王追杀了黎贪山狼,这家伙钻进一处山洞,我们也进入了洞穴!”
“那洞穴里面真是阴风恻恻,倒是凉爽,也有许多冰镇瓜果,我们兄弟又热又渴忍不住吃了里面瓜果,您猜怎么着?全给吃坏肚子了!”
“现在让你一提这冰镇瓜果,本官肚子受不了了——嘿哟好疼!你们先进去,本官去林子里解个手!”
他一边解腰带一边狂奔。
刘和面色微变,王七麟向他道歉:“对不住,四郡王,徐大人就是个粗人,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待会本官会亲自责令他给你们打扫干净卫生,以免污了王府外的环境!”
徐小大、白猿公、沈三纷纷捂肚子:“四郡王对不住,我也得去上个厕所。”
“七爷,待会我会主动给王府收拾干净卫生的。”
刘和阴沉着脸跺跺脚,道:“那王大人……”
“本官和谢道长先进去看看。”王七麟接住了他的话,“其他人是狗肉上不得宴席,先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吧。”
“道爷,走!”
刘和凝视了外面几人一眼,匆忙的说道:“好,王大人和谢道长快跟小王进府!”